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230章 绝意剑!

第1230章 绝意剑!

    黑衣女子双目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目光扫了眼四周,最终落在了苏铭的身上.

    “坐。”苏铭淡淡开口间,立刻在这女子的前方凭空的出现了一个蒲团,更是在这蒲团前,有一个案几幻化,其上摆着鲜果以及酒水,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几乎就是这案几出现的同时,其旁竟有一个人影也随之出现。

    那是一个童子,面无表情的抬起酒壶,为苏铭与那女子倒满后退回一步,站立一动不动。

    这童子与那案几一样,都是苏铭一念之下出现,可以说在这他的真界内,苏铭的思绪,就是一切万物之始。

    那黑衣女子看似如常,但实际上这一幕落在其目中,让这女子立刻内心一震,她了解这种神通,更是从这神通上立刻判断出来苏铭必定是夺舍真界成功。

    因这种神通术法,已然超越了修士能掌握的极限,那已经是真界之术的范畴,在她的家乡,这种术法被称之为真神通。

    尽管苏铭神色平静,尽管言辞缓慢,但之前的隔空摄取将这女子直接挪移而来,在其出现后又露出这种凭空的幻化之法,这一切是苏铭有意为之,目的就是形成威压,笼罩在了这女子的心神上。

    这种威压可不战而屈人,苏铭多年历练,运用起来很是自然,没有丝毫刻意姿态,可正在这种风轻云淡的举动,让他的这个小姨,竟在面对苏铭时,不知觉的出现了一丝紧张之感。

    这感觉刚开始只是丁点,可渐渐扩散之下,让这女子下意识的选择了遵从,盘膝坐在了蒲团上,可就在她坐下的一瞬,这女子猛的醒悟过来,从进入这里开始,似乎她的一切都被苏铭的气息所影响,安全被笼罩之下,去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

    哪怕只是坐下的动作,看似微小,可实际上也是一种遵从。

    在这女子坐下之时,苏铭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拿起酒杯,品了一口之后,放下时渐渐闭上了眼,不再有丝毫话语,时而此地陷入安静之中。

    时间一点点流逝,苏铭越是不说话,在这女子感觉,四周的威压就越来越浓郁,化作了压抑沉在心底,让这女子渐渐皱起了眉头。

    苏铭的成长之快,让她很是心惊,在对方没有夺舍真界时,她还有把握制衡,可如今……在面对苏铭时,她已经没有了丝毫把握,因这整个真界,就是对方的分身。

    另外当初那一喝之下就将其重伤,在这女子看来的神秘人,也是让她如今紧张那个的根源之一。

    故而此地的平静在过去了一炷香后,这黑衣女子打破了寂静,主动开口。

    “你的待客之道,便是无言以对么。”这女子声音冰冷,在这句话说出之时,她的神色上一切都冷漠下来,再看不到隐藏的紧张,如同化作了一片寒山。

    “苏某是在思索,该怎么称呼你,我的母亲,是你什么人。”苏铭睁开眼,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

    这女子的气息,苏铭在夺舍了道晨之后,一眼就看出不属于如今的三荒大界,此人来自外界,且在这女子的身上,苏铭感受不到如八极道等人的气息,反倒是有种如灭生之种般的感觉,这感觉与那蝗虫身影相似,所以苏铭立刻判断出,此女来自暗晨。

    来自暗晨之人,又对他曾出现杀机,最重要的是,苏铭在这女子身上感受到了一抹熟悉,这熟悉来自其魂,来自灭龙。

    这一切的一切联系在一起,苏铭若还无法判断这女子的来历,那么他也就不配具备从种种阴谋与凶险内活着存在下去的资格。

    这女子,显然是来自其母族,暗晨阵营的魂族!

    苏铭的话语回荡,那黑衣女子神色冷漠,但内心却是一沉,苏铭一言道破其来历,让她在沉默了少顷后,索姓直接开口。

    “你的母亲,是我的姐姐。”黑衣女子冷声说道。

    苏铭双目一凝,望着眼前这女子,其目光隐隐显露咄咄逼人之意,在这凝望下,如两道利箭穿透这女子的双目,似要看到其心神深处。

    在黑衣女子那里感觉,苏铭的目光仿佛一瞬间凝聚了整个真界的光芒,化作了一股让她无法反抗的威压,这威压之强烈让她顿时倒吸口气,眼中露出无法置信,这种强大的程度,甚至让她感觉似只要对方想让自己死,那么只需一个意念。

    “他刚刚夺舍成功,还没有稳固,怎么可能就完全掌握了此界之势!!”这黑衣女子面色一变,似有鲜血在喉,顺着嘴角溢出。

    “你不是。”苏铭淡淡开口,话语时目光收回,那女子身上的威压顿时消失,但这威压的一来一去,却是让这女子在紧张之后放松,无形之中使得其修为竟损耗了小半成,这让她内心立刻震撼,沉默了一会,这才复杂的开口。

    “我与上任圣女尽管没有血脉关联,但在魂族,历任圣女之间有师徒之恩,可都是姐妹相称,而我在没有成为圣女时,我曾伴随你母亲直至其归墟。”

    “归墟……”苏铭沉默,这个答案尽管他早就已经想到,可如今亲耳听到,依旧在内心化作了一抹寻不到痕迹的惆怅,那是他从未见过面的母亲,那个远在暗晨阵营,与自己记忆里苏轩衣的妻子,第五烘炉中的那个女子完全不同的母亲。

    或许他曾经是见过的,那是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又或者是出生后的那几年,可这些距离如今已经太过久远,久远到苏铭已没有了记忆,可……那心底间的悲伤,依旧蔓延开来,带着复杂,带着轻叹,散到了不知心底的何处。

    “所以,你的母亲,是我的师尊,也是我的姐姐。”黑衣女子望着苏铭,一字一字的说道。

    “我降临此界,是为了带你回到魂族,你觉醒了魂族的灭龙之灵,便不可以于外界滞留,魂族同样也是你的族群。

    可……你夺舍了道晨真界,凝聚了真界分身,我知晓你不可能离开这里随我回到魂族……既如此,我唯有将此物给你,这是你母亲归墟前嘱咐我,让我若有一天能寻找到你,留给你之物。”黑衣女子缓缓开口时,右手抬起间,立刻在其手心内出现了一把巴掌大小的木剑。

    这木剑黝黑一片,可若是看的时间长了便会有种视觉的错乱,似此剑的颜色在不断变化一样。

    苏铭在看到这把剑的一瞬,忽然心神一动,他在这把剑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塑冥族的气息,这气息很是古老,环绕此剑之上,形成了一股强烈的煞气,这煞气之浓,似影响了此地的虚无,让苏铭意念创造的这道晨宗的世界,似出现了要分裂的迹象。

    而这一切,仅仅是这把剑的气息,若是能将其挥舞展开,那么其威力必定还会暴增不少。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就在苏铭目光凝聚这把剑的一瞬,此剑猛然间发出了嗡鸣之声,在黑衣女子的手心内急速的颤抖起来,仿佛此剑有灵,此灵在遇到了塑冥族族人后,在感到了苏铭的塑冥气息后,立刻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嗡鸣越加的强烈,其上煞气瞬间滔天而起,这煞气出现的突然,以至于让那黑衣女子一愣,要知道此剑在她手中多年,岂能不被她研究,但无论她怎么去烙印,都无法艹控此剑丝毫,如死物一样。

    但如今这木剑的颤抖以及其上翻滚的煞气,仿佛是这把剑遇到了其命中注定的主人,这一幕变化让那女子下意识的就要握拳将此剑握住,但就在她要握拳的一瞬,立刻这木剑嗡的一声刹那在这女子手中消失。

    出现之时,在苏铭眉心之前,没有丝毫停顿刹那直奔其额头而来,苏铭没有闪躲,一种与这木剑熟悉的联系刹那间于其内心浮现,任由此剑碰到了自己的眉心,刺破了皮肤,滴落一滴鲜血,落在此剑上。

    顿时这木剑散出了紫芒,那是鲜血的红与木的黑融合后形成的光芒,这光芒闪耀之时,此剑上的鲜血被其吸收,融入到了木剑脉络之内后,这把木剑立刻膨胀开来,刹那化作了七尺紫剑,剑鸣之声带着仿佛压抑了数万年的欢快,回旋四周的同时,这把剑也在苏铭的身边急速的旋转开来。

    在这旋转中,苏铭的四周虚无立刻扭曲,被其创造出的世界在他四周的部分也全部在扭曲之下,出现了如同虚无黑洞的一幕,仿佛此剑所在的地方,可破一切意志。

    “塑冥族族器,与大蛮部荒鼎齐名的……七剑!这是七剑中的绝意剑!”苏铭的身侧,天灵老者身影显露,盯着苏铭四周旋转的木剑,神色带着一股无法置信。

    “它……竟保存的如此完好!!”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