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224章 夺舍道晨(二)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224章 夺舍道晨(二)

    “七十二盏油灯,代表我的七十二次魂之浮跃,如此就可以让我暂时拥有灵先之意,当我夺舍了道晨真界,就可成功魂跃成先,将我的生命层次以另一条道路,不需要众灵殿升先,也同样可以……成为灵先!

    而那呆滞的道海之先,此先被封印在无尽道海内,与道晨真界存在了紧密的联系,可看成是道晨真界之仆。

    无论谁成为了道晨真界,它便是谁的仆……可惜,如今只有六十三盏油灯,若能再给我一些时间……”苏轩衣的魂蓦然扩散,化作六十三份,融入六十三盏油灯之中,瞬间使得那些油灯猛的闪烁起来,光芒大增。

    这光芒无限的扩散之下,笼罩了整个宫殿,将这宫殿覆盖在内,随着光芒的继续扩散,似遁入到了虚无内,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使得苏轩衣的意识出现在了道晨真界之中。

    “此界,塑冥!”出现在道晨真界的苏轩衣,是其魂,是其意识,在显露出来意识的刹那,他的声音无形的回荡。

    与此同时,在这道晨真界内,苏铭那里,随着其魂的散开,几乎同一时间,他的声音也无形的回旋。

    “此界,塑冥!”

    这是两个塑冥族之人的同时对一个事物的夺舍,这种夺舍的情况极为罕见,即便是当年的第五真界,塑冥族的族人也轻易不会这么做。

    这种夺舍,绝不会出现最终各自占据一半的情况,因其凶险。故而可谓不死不休,除非是有人提前放弃,否则的话,就一定要决出胜负。

    若说之前苏铭冲出苏轩衣的掌控。那是一场暗战的话,那么如今对于他二人而言,就是一场堂堂正正的塑冥之战。

    道晨真界只有一个,谁能夺舍成。谁就是胜者,谁就可拥有了在浩劫中可存活的资格与先机,这一点苏铭知晓,苏轩衣更是明白。

    这场外人无法察觉,整个道晨真界几乎所有修士全部都难以知晓的抉择之战,在苏轩衣的意识融入道晨真界的一瞬,就此展开。

    苏铭盘膝坐在虚无中,他的魂轰然扩散,借着息冥之念。急速的蔓延之下。他的魂在这不断地波动中。渐渐覆盖的越来越远,笼罩八方之时,一如当初他的魂在天灵老者的帮助下烙印息冥之念。他看到了道晨真界的无数破损星辰,看到了飓风。看到了一个又一个修士。

    同样的,也看到了在这道晨真界内,如今存在了另一个意识,这意识充满了侵略感,更有一股至极的霸道,似任何与此意识敌对之人,都要被其残酷的抹杀。

    在察觉到这意识的瞬间,苏铭就知道了此人是谁,那是苏轩衣!

    与此同时,苏轩衣的意识也在这一刹那,察觉到了那让他恨之入骨,被他看成是夺取自己的先机,要偷取自己数万年准备享用的成果之人。

    “苏铭!!!”苏轩衣的意识立刻掀起了波涛海浪,翻滚间他的神识内露出无法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看来如今已然成为了一个凡人的苏铭,居然就是要夺取其成果之修。

    二人的魂,在相互察觉到对方的瞬间,在这道晨真界内蓦然的出现了第一次的无形撞击。

    “孽子,你敢与为父抢夺道晨真界,你是找死!”苏轩衣愤怒之下,露出无尽杀机,其意识轰然间直奔苏铭之魂而来,看其样子,是要用自己被六十三盏油灯浮跃成的灵先之意,来直接将苏铭抹杀。

    他不管苏铭以什么方式获得了与自己一同夺舍的资格,不管苏铭是否有人相助,在苏轩衣看来,即便是苏铭有再多的外力,但真正的实力与自己相差太远,尤其是这种夺舍道晨真界之事,看的是一个人的魂与意识,而在这一点,苏轩衣极为自信。

    “除非是真正的灵先,否则的话,无人可撼动如今我的魂意!”苏轩衣带着自信,带着杀机,卷着其魂刹那向着苏铭撞击而来。

    苏铭沉默,面对这个当年被他看成是父亲的人,苏铭的内心实际上还是复杂的,可……虚假的父子之情,已然在当初灭生之种剥离时,彻底的被苏铭斩断,如今尽管复杂,但面对来临的苏轩衣之魂,苏铭沉默的魂中,露出的却是一抹寒意。

    在这寒意出现的一瞬,苏铭的魂毫不迟疑的轰然而动,直奔来临的苏轩衣意识直接撞击而去,没有神通,没有术法,没有身躯,只是一种灵魂与意识的撞击,这种撞击不会在撞击之处传出丝毫轰鸣之声,可在他们的魂与意识彼此碰撞在一起的刹那,却是外在的掀起了一场横扫整个道晨真界的轰鸣。

    轰鸣滔天,回荡整个星空,大量破损的星辰直接粉碎,星空扭曲之下,更有一道道裂缝骤然出现,残存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刹那苍白,他们体内修为混乱,他们的全身血液似都在这一瞬停止流动。

    一种天地毁灭之感,在每一个修士心神中立刻滋生出来。

    苏轩衣难以置信的声音,唯有苏铭可以听到,随着二人的魂与意识的碰撞,苏轩衣的魂意蓦然倒卷,苏铭这里其魂同样向后卷去,二人竟在这第一次的撞击下,不相伯冲!

    但苏轩衣知晓,他的魂与意识,不是苏铭的对手,因为仅仅这一次的撞击,看似不分上下,但他的六十三盏油灯,却是有六盏直接熄灭,使得此刻的他只剩下了五十七盏油灯,当这些油灯全部熄灭时,如他还无法夺舍道晨真界,那么就代表他的失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必修要在油灯全部熄灭前要么完成夺舍,要么就必须全身撤离,否则的话,若油灯熄灭时他的魂与意识还在道晨真界,则永远也都无法回到了其身躯内。

    “这怎么可能,这孽子的魂……怎么可能如此强大,有人在帮他,这必定是有人出手相助……他不可能自身的魂超越我,我如今已经浮跃到了灵先,他不可能与灵先对抗!”苏轩衣在那难以置信中魂意倒卷,不再与苏铭碰触,而是对着道晨真界,急速的展开夺舍。

    “他不是灵先,是以特殊的方法,强行提升到了灵先的程度,但看其焦急的样子,这方法应该存在了弊端,无法……长久!”苏铭魂动意闪,瞬间就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此刻魂退之时,同样快速的展开了对道晨真界的夺舍。

    若是把这庞大的道晨真界比喻成一个人的身体,那么苏铭以苏轩衣,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占据的越多,谁就等于是抢到了先机,这先机只要能维持下去,就可扩大成最终的胜利。

    若这道晨真界的意志是空白的话,对于苏铭与苏轩衣而言会容易很多,但实际上道晨意志是存在的,岂能任由他二人去夺舍。

    几乎在苏铭与苏轩衣展开对道晨真界夺舍的刹那,立刻一股尽管虚弱,但却依旧磅礴的意志,蓦然间如苏醒般,在这道晨真界内出现,这意志带着沧桑,更有一个真界的威压,那种高高在上的生命层次,是哪怕灵先之意也都要退避的尊贵。

    这意志,就是道晨意志,原它的强大要超出如今百倍之多,那是三荒四界之一,绝非修士可比,但苏轩衣数万年的准备与筹划,一点点的已经将这道晨的意志慢慢的削弱快要到了极致,使得此刻出现的这意志尽管感受起来无法对抗,可实际上……这是能被夺舍的一个临界点。

    若这道晨意志再强一些,则苏轩衣碍于生命层次无法强行夺舍,可如今,他尽管艰难,但却是可被夺舍的范畴之内。

    苏铭那里则不然,他毕竟是真正的灵先,是接受了众灵殿传承的灵先,如此一来,从这夺舍的程度上讲,苏铭成功的可能要比苏轩衣大上一些。

    因为……他有的是时间,可苏轩衣在时间上耗不起。

    因为,哪怕苏轩衣身还有没展现的手段,哪怕是他准备了数万年,可苏铭这里同样也有天灵老者还没有出手。

    这是一场,在苏铭看来,他自己必胜的战争。

    “苏轩衣,这一次……你没有可能成功。”苏铭的魂急速扩散,以息冥之念为引,与那道晨的意志在对抗与碰撞的同时,不断地去夺舍占据,他的魂是灵先之意,但凡是其覆盖的地方,都刹那间化作了苏铭的天意,这也代表了被他的魂意笼罩的地方,彻底的与道晨意志分离,成为属于苏铭的意志星空。

    二人与道晨意志的对抗以及夺舍,看起来并没有太凶险之幕,可在外界却是掀起了让道晨真界轰鸣的扭曲,此界残存的修士,一个个面色苍白,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强烈的感觉,似这星空……被分成了三份,有三个让他们颤抖的意志,正在疯狂的彼此吞噬对抗。

    “他在干什么!!”道晨真界内,一处因苏铭与苏轩衣夺舍而掀起的扭曲崩溃的星辰外,苏铭的小姨……那容颜绝美的女子,此刻面色有些苍白,看着星空,倒吸口气后,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

    “他……这是要夺舍此界?!!”女子内心一震,被苏铭的举动,惊撼了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