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71章 天香灭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71章 天香灭

    道晨真界,正东方,此时此刻,苏铭的噬空分身带着近乎十万一路上顺从其意志,加入第九峰,送出了灵魂烙印的修士大军,在这正东方快要靠近界与界之间壁垒边缘的区域内,停顿下来。

    在他们的前方,有九根巨大的燃香,这九根香每一根都足有数白丈粗细,长度更是超出了万丈,远远看去如九根巨大的柱子,屹立在这星空中,只是不知它们在支撑着什么。

    一缕缕烟气从这九根巨大的燃香中的三处,飘升开来,将这四周化作朦胧,隐约可见。

    九根燃香,其中六根已经熄灭,唯有那三根还在点燃,似永恒的燃烧,没有尽头,可奇异的是,无论它们如何燃烧,仿佛长短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是参天一般,让人看去,有种壮观之感。

    这是……天香!

    道晨真界内,三大恒古以来的神秘之地,天香阵!

    无人知晓这天香是谁布置,又是何时出现,仿佛随着道晨真界的出现,它们就已经存在了。

    多少岁月以来,无数的强者来到这里,试图破解这天香阵,找出其隐秘所在,可始终无人能做到这一点,从最早之时的九香齐燃,直至如今的仅有三香飞烟,它们见证了岁月的变迁,见证了道晨真界从诞生走向辉煌,又从辉煌走向浩劫。

    道晨宗,曾经在一段岁月内。在其最辉煌之时,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寻找这天香阵的秘密,可最终依旧是一无所获。

    哪怕是苏轩衣,也曾查探过此地,但已然没有找到丝毫答案,这天香阵的神秘面纱。似乎不是修士可以将其掀开,似乎一直在等待可以将其隐秘解开之生灵的出现,但一直等到了现在,一根根香的熄灭,也始终没有等到。

    苏轩衣研究过。不得其解而退,逆圣真界降临之修研究过,也没有找打答案,似乎……它们的古老,还要超出了灭生老人的时代……

    如今,苏铭的噬空分身,在这天香阵外。看着远处星空中这庞大的九根天香,看着其内三根燃烧下飘起的烟气,他的双眼露出迟疑。

    “这是天香阵,与仙族联盟的阴死之地,还有西南方向的沉阳符,并称为道晨真界三大神秘,其中这天香阵为的神秘,来自于其显然绝非天热而成,不知是谁布置,不知当着九根香全部熄灭后会如何。

    更是因……相比主公如今也可以感受到。越是靠近这天香阵,体内修为就会沸腾,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甚至若是再靠近一些,这种突破会越来越明显,直至完全突破后,修为暴增。

    但这一切都是虚假的。看似增加修为,但实际上只是虚幻,离开这里后,一切都会恢复如常。这天香阵对于道晨真界的修士而言,有种奇异的吸引。一旦靠近过,一旦体会到那种修为增加的感觉,就会终生难忘,会经常想要来到这里……

    但,只要靠近这里超过三次,那么这修士就再也无法走出,而是如丧失了神智般,走进那九根香内,融入其中,形神俱灭。

    这是唯一的,可以进入这天香阵内的方法,可但凡是踏入其中的,全部都会死亡,故而慢慢的,此地若能不来,就绝不会有修士到来。

    除非是修为常年停滞瓶颈,才会来此寻虚假的突破,借以感悟。总体来说,三次以内,可以把这天香阵看成是一面镜子,这镜子能照耀出自身修为,在未来可以发展到哪一个巅峰。”苗姓老者望着远处的天香阵,低声开口,他的内心在死死的压制自己想要走过去的冲动,好在这天香阵并非霸道,并非让人无法压制冲动,只要意志稍微坚定一些的,都可勉强压制直至离开这范围后,就会恢复如常。

    “那么你之前说的沉阳符呢?”苏铭的噬空分身淡淡开口。

    “那沉阳符似乎更为神秘一些,那是一张符文,一张放置在道晨真界西南方向无数岁月的符文,这符文每隔百年闪烁一次,每一次闪烁,道晨真界内,所有修真星上,本是黑夜的依旧是黑夜,但那些处于白天的修真星,会瞬间如太阳被强行沉下,化作了黑夜。

    故而,这神秘的符文,就被称之为沉阳。除了这一点外,在这沉阳符的四周,它可以吸收一切光,任何发光之物都会消失,成为黑夜。

    不过相比于天香阵,这符文对于修士而言,似乎更容易接触,只要可以走入那黑暗中,在黑夜里走近这符文所在,便可以去任意的探查与临摹,甚至还可以用各种方法尝试收服,可一样是无数年来,从未听说有人将那沉阳符收为己用。

    不管岁月变迁,不管苍穹如何变化,浩劫也好,盛世也罢,它依旧是存在于西南方向,如永恒般存在。

    至于第三处神秘,那就是仙族联盟的阴死之地了,那里是一个庞大的漩涡,这漩涡内传说是通往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死人所在的世界。”苗姓老者把自己所知晓的,全部缓缓说出。

    苏铭的噬空分身望着那九根燃香,体内的阵阵波动,一股仿佛自己肉身会变的更强的感觉,隐隐浮现,这感觉就如同是有无数蚂蚁在体内爬行,使人全身从内向外痒痒的,可却无法骚挠,只能忍受这酥麻中瘙痒内,凝聚出的一股越来越强烈的冲动。

    这冲动,甚至激荡了苏铭本魂在这分身上的分魂,让他的分魂也出现了波动,但这波动并非不可压制,很快就被强行压下,苏铭的噬空分身神色阴沉,再次看了一眼远处那九根燃香后,转身就要离开。

    但就在苏铭的噬空分身要离去的一瞬。突然的,那九根天香中还在燃烧的三根燃香,骤然间,就有一个……突然熄灭!!

    恒古以来九根燃烧的天香,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一熄灭。只剩下了三根燃烧,可如今,在这一刹那,它再次减少了一根,使得从此之后的一段岁月。这天香阵,只剩下了两根还在燃烧。

    就在那第三根燃香熄灭的瞬间,随着它的熄灭,一股超出了之前的强烈波动,蓦然向着四周无形的扩散,刹那就波及到了苏铭噬空分身以及其身后十万修士。

    苏铭的噬空分身在这一瞬,身躯强烈的颤抖。体内那似正快速变强的感觉,强烈的爆发之下,竟……压过了苏铭的分魂,使得其仰天一吼,身子刹那直奔那天香而去。

    更是在这压过了苏铭的分魂中,如这具噬空分身,不再属于苏铭一样,这种事情,在塑冥族的历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因为塑冥族的天赋。凝聚出的分身,实际上与本尊没有太多的区别,一个魂,数个身,这本是一种塑冥族的完美。

    可如今,这噬空分身竟如失控一般,此事苏铭若是察觉到。必定会心神震动。

    与此同时,在其身后的十万修士,包括那苗姓老者在内,一个个都如癫狂般,似失去了神智。他们只知晓,要靠近那天香,因为越是靠近,他们的修为就暴增的越快,他们的嘴角露出狂喜,只是那狂喜的神情下,却是掩盖了茫然。

    ……

    在噬空分身于那天香阵外压住苏铭的分魂,失控前的第五个时辰,苏铭带着醉意,脸上露出微笑,神色内蕴含了激动,大师兄在其身边,二人看着远处波纹外的星空飓风中,有一叶孤舟,正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

    这孤舟原本的方向不是此地,而是从另一片区域要穿梭而过,但苏铭的神识看到了他们,他们也察觉到了此地那属于大师兄的气息。

    这气息,如冥冥中的指引,让这叶孤舟,改变方向,直奔此地而来。

    随着孤舟的越来越近,当此舟从飓风内穿梭而出,碰触白色波纹后猛然间冲入其内的一瞬,苏铭的肉眼,看到了那舟船上的数人。

    他的目光自动忽略了旁者,只凝聚在了两个男子的身上,一个温和如花朵,一个壮硕如猛虎,他看着他们,脸上笑容是千百年来,罕见的开心。

    大师兄站在那里,他没有头颅,但从其身上散出的煞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喜悦之意,或许旁人难以察觉,但这一点苏铭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出。

    舟船越来越近,那如花朵般的男子,怔怔的看着前方望着他们的两个身影,那没有头颅的魁梧身子,还有其旁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相貌很是陌生,但目中的激动与那种兄弟间冥冥的感觉,让这如花朵般的男子身子一震。

    他身后的虎子,更是双目紧紧的盯着苏铭,慢慢的,他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流下,其身一晃直接冲出了孤舟,直奔苏铭这里疾驰而来。

    虎子的情感,一向是苏铭的几个师兄中,最不善隐藏,而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憨厚的性格,是哪怕经历的变迁,也都无法改变的本质。

    或许,他学会了在外人面前隐藏情绪,或许,他学会了在外人那里明明大笑,可内心却是藏着杀机,但他学会的一切,在他的师门兄弟面前,却是如融化般,消失无影。

    他迈着大步,用他此生最快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苏铭的身前,仔仔细细的看了苏铭一眼,他的目中带着眼泪,猛的一把抱着这个在他目中看去有些陌生,甚至神识看去依旧陌生,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失散多年,常常在梦里想念的小师弟。

    那笑容,尽管换了一张脸,可那是小师弟的笑容,那目中的激动,尽管换了瞳孔,可这激动之意的真挚,是外人绝不可能具备的情感。

    没有共同的第九峰,这是绝不可能出现的笑容与目光,有这些,哪怕是外表不同,但虎子坚定自己绝不会看错。

    “小师弟!!”虎子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他想到了当年在蛮族大地,自己独自一人守护第九峰,在面对外人的折磨,在那无尽的痛苦与等待中,他始终坚信,自己要守护着家,守护在那里,因为必定会有一天,他的师兄,他的师弟会回家,他不能让他们没有家,他不能让第九峰在失去后,他的师兄师弟,没有了一个相聚的地方。

    因为他害怕,一旦没有了第九峰,他害怕从此再也看不到分散在苍穹中的师门兄弟,他更是想到了当年在第九峰,当他看到了苏铭归来时,那种激动与痛哭,相对于其他两个师兄,虎子可以任性,可以胡言乱语,但在苏铭这里,他不能,哪怕他的心智依旧如孩子,可他始终记得自己是苏铭的师兄,他始终记得苏铭是自己的小师弟,他始终记得第九峰的原则!

    他抱着苏铭,痛哭起来。

    “小师弟,是虎子师兄不好,当年如果虎子师兄修为强大,会去狠狠地揍那逼你进入神源废墟的该死的古老意志!!

    你离开后,我发狂的修行,可是……可是我无论再怎么修行,我都很想你,一想到你一个人在神源废墟,我就难受,我就要发狂,我就想杀人……”虎子有些语无伦次,声音如雷,但却不会传出太远,不会让不该听到之人听到。

    苏铭看着抱住自己的虎子,这个自己在进入第九峰后,走上来拍着胸口,大吼以后要保护自己的三师兄虎子,这个憨厚的,可以为了第九峰,为了他的师兄师弟付出生命的大汉,是苏铭记忆里始终存在的师兄。

    相比于对大师兄的尊敬,对二师兄的无奈,苏铭当年离开时内心最放心不下的兄弟,就是这如今抱着自己的仿佛永远也不会长大的虎子。

    甚至有些时候,苏铭觉得似乎自己应该是虎子的师兄,而非他的小师弟……

    “虎子,不哭……”苏铭脸上带着微笑,抱住了虎子,轻声开口。

    同样的一句话,多年前他说过,如今重逢再次从苏铭口中说出,让虎子眼泪更多,激动的狠狠的拍着苏铭的身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