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158章 文老怪

    ()“逃!”不得不逃,苏铭表现出的强,尤其是那灭杀人时的随意,让此地所有人全部都心神强烈的震动,此刻四下疾驰间,他们面sè苍白,已然爆发出了全力。

    身穿星辰袍的青年,整个人化作了抹星辰,速度之快,瞬间就直奔四周十三颗陨石之而去。

    还有那苗星姓老者,也是身子晃之下,其身体外猛然间出现虚无扭曲,闪烁间速度更快。

    还有那道侣二人,双目收缩身子化作两道剑光,呼啸间急速远去。

    在他们四周那二十多个修士,则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都无法与这些能老怪比较,此刻尽管越是在急速后退,但却明显慢了不少。

    “扰了墨某的打坐,惊了墨某的伴鹤,岂能让你们就这么走了。”苏铭淡淡开口,脚步抬起向前步迈去,其身刹那破开虚无,瞬息间就出现在了那苗姓老者身后,右手抬起,向着此人轻轻拍。

    这拍之下,那苗姓老者面sè变,他自知此劫难以逃过,眼露出疯狂拼命豁出切之意,能在这浩劫下生还且很是逍遥,这苗姓老者自然有其杀手锏。

    几乎在他转身看向苏铭,豁出切的瞬间,这苗姓老者猛然间低吼声,双手抬起,向着虚无托,随后向着苏铭这里猛然落。

    “生死!”随着其声音的出现,那苗姓老者落下的左手,赫然出现了卷铁书,与此同时,在其右手上,更是幻化出了支黑sè的木笔!

    这套法宝,苏铭见过。就在这套法宝被那老者取出的瞬,这老者再次低吼。

    “生死薄上,你之命,从此抹去!”他右手木笔挥。就在那生死薄的铁书上划。立刻股浩荡之力蓦然间从这铁书上散出,化作个巨的狰狞鬼头。向着苏铭这里猛的吞噬而来。

    “有意思,你修为尚可,神通尚可,送出灵魂。认我为,姑且可饶你命。”苏铭淡淡开口,在那鬼头来临的刹那,他身子不动,但漂浮在其身后的白sè指环,却是嗡的声,散出波纹。这波纹回荡间,刚刚与那鬼头碰触,这鬼头就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瞬间崩溃碎灭。同崩溃的还有那卷铁书与木笔。

    至于这苗姓老者,则是喷出口鲜血,神sè骇然,露出无法置信之意,正要退后之时,苏铭已然轻轻步而来,右手随意抬起,把就掐住了这苗姓老者的脖子,五指扣,神sè淡然却带着让那老者不寒而粟的赤露杀机。

    “你选择死,还是选择活。”苏铭淡淡开口。

    苗姓老者惨笑,但本打算自爆的意志,在与苏铭的目光对望后,却是化作了内心的颤抖,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似乎哪怕是自爆,也无法伤害对方丝毫,修为之间强的察觉,让他在对方面前根本就翻不起丝毫风浪。

    他闭上了眼,体内之魂融入眉心,瞬息化作了道烙印,闪烁之下漂浮出来,被苏铭张口吸,直接吞入口后,掌握了这苗姓老者的生死。

    松开右手之时,四周十三颗陨石齐齐轰鸣,在那身穿星辰袍的青年要踏入陨石之前,这十三颗陨石齐齐动,竟直奔那道侣二人而去,环绕在他们四周,组成了颗庞的陨石,直奔星空飓风而去,竟是自行逃遁,根本就不理会那身穿星辰袍的青年。

    这青年眼顿时弥漫血丝,仰天吼的瞬间,他的身后,苏铭缓步走来。

    几乎就是苏铭走来的刹那,这身穿星辰袍的青年双手抬起快速掐诀,眼露出疯狂,向外猛的挥,顿时四周此刻散开逃遁的那二十多个修士,个个竟身体齐齐颤,发出了凄厉的嘶吼,他们的身体瞬间枯萎,刹那就成为了飞灰,但他们身体内的血液,却是在这刻全部非融合在起,化作了片血海,直奔苏铭这里而来。

    于此同时,那身穿星辰袍的青年更是低吼全身轰的声崩溃,其全身鲜血卷着他的元神,也随之冲向苏铭,放眼望去,苏铭四周已然被血海弥漫,血腥气息滔天间,股疯狂的杀机,惊天回旋。

    “功法不错,你也展现了自己的价值,认我为,可以活着。”苏铭毫不闪躲,冷眼看着那血海的青年,这青年的元神猛的顿,沉默了数息后,立刻所有的血海齐齐凝聚在起,化作了具血身后,这青年的元神融入血身,复杂的看了苏铭眼,他的确没打算与苏铭拼命,以他的判断,哪怕是自己拼尽所有,怕是也非苏铭对手。

    他之所以不惜自爆身躯,不惜灭杀那四周的二十多人,就是为了展现出自己最强的神通,展现这神通的目的不是为了与苏铭对抗,而是为了……活着。

    沉默,他咬牙,右手在眉心拍,立刻其魂化作烙印,在眉心凸显出来闪烁几下后,直奔苏铭而来,被苏铭手抓住,捏之下融化在掌心内。

    “公,我二人修为还算尚可,但那陈与司马玉道侣二人更为重要,他二人擅长阵法之术,是当年仙族联盟内,切阵法的枢总览之人,尤其是这十三颗陨石,也都是他们炼制出来,只不过材料上是我等准备。”身穿星辰袍的青年,抱拳yīn沉的开口。

    “没错,甚至这飓风存在了些薄弱的缺口缝隙,也都是这道侣二人发现,若让他二人逃了,怕是后患无穷……”苗姓老者双目闪,恨恨的看着远处虚无已经逃入飓风的那道侣二人,沉声开口。

    苏铭没有说话,右手抬起向着身后白sè指环指,立刻这指环发出声嗡鸣,晃之下,并非前行,而是猛然间膨胀扩起来,瞬息就不断地扩之下,化作了千丈,万丈,乃至更多,轰的声,这指环就看不见了其边缘,以此地为心,向着星空不断横扫,所过之处,哪怕是飓风也都颤之下直接粉碎。

    这幕,彻底的震撼了苗姓老者与那身穿星辰袍的青年,让二人双目收缩,露出强烈的骇然与后怕。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星空轰鸣,道白线从远处的虚无呼啸而来,瞬息接近时,被那苗姓老者与身穿星辰袍的青年亲眼看到,那白线,正是那白sè指环的收缩。

    在这白sè指环内,有颗庞的陨石,正是……那道侣二人方才逃遁时环绕的陨石,此刻任凭那陨石如何挣扎,也无法从这指环内冲出,只能任由指环在收缩时,将这陨石不断地拽回。

    几个呼吸的时间,苏铭只是站在那里,这陨石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没有继续的反抗,也没有无畏的挣扎,陨石扩散开来,其内出现了那道侣二人,这二人面sè苍白,看向苏铭的目光里带着惊恐。

    苏铭看了他二人眼,淡淡开口。

    “、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话语,可这样的数字,却是让那道侣二人面sè变,他们相互看了看,猛的咬牙,立刻抬手拍在眉心,瞬间他们的魂凝聚了烙印,飞出额头直奔苏铭这里而来。

    显然是他们已然看出了苗姓老者与那身穿星辰袍的青年,他们已经送出了魂,这才免于死。

    苏铭右手抬起挥,就将这道侣二人的魂印收走,神sè至始至终都是平静,抬头看了眼上方的虚无。

    “这位道友不知要看到什么时候,莫非真要墨某请你下来不成。”

    此话出,此地的那四人立刻心神震,齐齐抬头看去,他们在这之前没有丝毫察觉上方的星空存在了什么异常之处。

    可随着苏铭话语的回荡,声干咳从虚无内传来,紧接着,在那四人的目所看的虚无,出现了片扭曲,个白发老者,带着尴尬的神情,显露出身子,其目露出谨慎小心,隐藏着之前被苏铭苏醒后的幕幕震撼的惊恐。

    “老怪!!”苗姓老者第个认出此人的身份,言辞间几乎咬牙切齿。

    “公,正是此人向我等贩卖了此地有修士疗伤的信息,这才使得我等得罪了公。”那道侣二人的男子,也是死死的盯着那白发老者,立刻开口。

    “误会,此事是误会,道友听我解释,实际上此事是……”那被称之为老怪的白发老者,立刻神sè变,连忙开口时,忽然双目闪,竟抢在苏铭没有出手之时,自行出手。

    其袖甩,立刻股磅礴的威压蓦然间从其衣袖内飞出,与此同时有道幽光闪烁,不是去攻击苏铭,而是卷着此老者,直奔虚无急速逃去。

    显然是他被苏铭的强震撼,不得不改变计划,不敢交谈,只想快速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