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1章 叶有几纹……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1章 叶有几纹……

    苏铭坐在轿子里,使劲的摇晃了一下头,他感觉脑海中隐隐存在了一片混沌,如一层纱幕将他的记忆遮盖,使得苏铭要费一些思索,才可以想到曾经的自己。

    他看着轿子外那面摊处几人的交谈,看着远处那雨水中发出凄厉呼唤的女子渐渐远去,苏铭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但仔细去想时,却是一片空白。

    沉默中,他坐在这轿子里,跟随着前方带路的汉子,慢慢远去,直至在这县城的一处角落内,那里有一件四合院,这院子占地不大,可却很是精致,门外挂着两个灯笼,只是如今已经熄灭,只是在风雨中摇晃。

    院子内,尽管雨水很大,可却又不少人在忙碌着,但若仔细去看,却是能隐隐看出,这院子内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深色内带着惊恐,身子正瑟瑟发抖,仿佛被什么惊吓住了一样。

    轿子停在了屋舍外,盖帘被人掀起,那大汉一脸焦急的看着苏铭。

    “墨郎中,救救我家娘子…···”

    苏铭点头,拎着药箱从轿子内赶紧走出,在那大汉的快跑下·被拉着走入院子,可就在他走入这院子的一瞬,忽然之间,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前方的屋舍内传出,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带着虚弱,似存在了无法忍受的痛苦。

    与此同时,从那屋舍内有一个老婆子猛地推开房门,脸上带着恐惧,走出时身子颤抖,大声的喊了起来。

    “妖怪,这······这是妖怪!!”那老婆子显然是又被请来的稳婆,她几乎是刚刚开口,立刻就有人上前一把将其拉住,快速的拉出这四合院。

    苏铭脚步一顿,他前方那大汉眼中带着泪水·回头噗通一声再次跪下。

    “墨郎中,已经请了三个稳婆,刚才这是第四个,可每一个都是如此·喊着妖怪不肯继续,求求墨郎中救救我们,求求你,我给你磕头了。”那大汉不断的磕头,让苏铭轻叹一声,没有理会这大汉,而是拎着药箱直接走向那产妇所在的屋舍。

    刚一进入这屋舍·立刻苏铭就看到在屋舍的床铺上,躺着一个女子,那女子面色苍白,似乎已到了弥留之际,在看到这女子的一瞬,苏铭心神猛然一震,这女子的模样,赫然正是白凤!!

    白凤的肚子高高鼓起·可在其上,苏铭却是隐隐看到有一条大鱼的虚影,正若隐若现·那大鱼正是苏铭第一次轮回中,看到的那条鱼。

    这一幕,苏铭在看到之后脑海忽然之间起了轰鸣,他猛然间似明白了,更是想起了之前在轿子里是看到的那疯癫的女子以及面摊处那些人的对话

    “轮回······这就是轮回么,轮回不是我之前理解的一个圆圈,从头到尾,便是轮回之变。

    轮回,它不是一个圆圈,它可以是任何形状·它是无数的点,组成的一个世界!

    我之前第一此轮回,是渔夫,是一个点,亲眼看到了白凤被鱼吞噬,此后第二次轮回·我不再是渔夫,我成为了郎中,但依旧还是在这个世界里,但却是另一个点!

    这是一个世界,而我···…因一次次的轮回,将成为这个世界内的任何一人,这······就是轮回?”苏铭心神震动,似乎真的有些明白了,可却还是差了一些,总觉得有些地方似无法连贯的上,

    一声来自那产妇的惨叫,打断了苏铭的思路,让他在这一瞬看向那产妇的目光,变的有些复杂起来。

    “此人与其胎中婴儿,显然是那婴儿为指环之意所化,牺牲这女子,让胎儿出生,便可以与其结缘……只是…···”苏铭沉默,他隐隐感受到了轮回中存在的力量,这是一种命运之力,仿佛哪怕是世界中无数个点里的一个,但这个点的所作所为,却是可以相对的改变整个世界的变化。

    比如现在,苏铭若选择了婴儿,则可让其顺利出生,但那女子必死无疑,这出生的婴儿也将没有母亲,未来如何,无人知晓。

    但若选择了母亲,则扼杀了一个婴儿,如此一来,这个世界将会少一个点,也因少了这个点,而永恒的没有了因这个点而出现的变化。

    “每一次的轮回,都是息息相关的,上一个轮回内发生的故事,存在了无数种变化,这些变化,会随着我如何选择而去无形的改变……

    比如第一次轮回里,若那鱼儿没有将小女孩吞噬,则今天这女子便不会难产……也不会出现雨中疯癫的母亲······”

    沉默的苏铭,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女子,看着其腹中同样气息越来越若的婴儿,许久右手抬起,向着那女子一挥,这挥之下,顿时女子气息猛然间强烈起来,但在这强烈的背后,则是生命快速的流逝,也就是几息的时间,一声婴儿的啼哭嘹亮的传出时,她嘴角露出微笑,闭上了眼,没有了气息。

    大人死了,婴儿活着,亦或者说,这婴儿是因大人的死亡,才可以诞生出来,借一个人的死,换来一个人的生!

    抱着那婴儿,苏铭默默的推开了房门,看到了房门外,一脸焦急的大汉,这大汉在看到婴儿的一瞬,脸上露出了激动,上前几步,但当他一眼看到了床铺上气息灭亡的女子后,却是整个人面色苍白,身子踉跄中眼中露出悲愤,脚步一顿,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不在去看苏铭与那婴儿,而是身子一步迈出,来到那床铺旁,看着那尽管死去,但嘴角却带着母爱微笑的女子,他的眼中流下了泪水。

    “这是你的选择么,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什么!!”那大汉猛地转头,死死的盯着苏铭,丝毫不去看苏铭怀里的婴儿,而是如发狂般,向着苏铭大吼起来。

    那凄厉的声音,让苏铭轻叹一声,可就在这时,突然的,那大汉双眼露出血丝,竟抬起右手向着苏铭这里一指。

    这一指之下,一股莫大的危机骤然间于苏铭内心浮现,他猛地回头时,双目蓦然收缩,他看到了无法置信的一幕!

    他看到,那大汉的身后,竟隐隐间似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很是微弱,似风一吹就会消散开,可偏偏这个身影被苏铭看到的一瞬,苏铭心神的震动前所未有。

    “怎么会这样······”苏铭喃喃,他的眉心上多出了一道血洞,鲜血不断地流下,埋葬了他的生命,也埋葬了他的灵魂。

    那一指,他无法闪躲,仿佛是命运的一指,在苏铭看到那大汉身后虚影的一刻,他就注定了要死在这里。

    那虚影……是苏铭看到了自己。

    身躯慢慢倒下,在苏铭意识消散的一瞬,这整个世界静止下来,渐渐支离破碎,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这漩涡中,这些碎片不断地重新组合,当再次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时,苏铭睁开了眼。

    天空下着雨,夜幕已是漆黑,可四周的灯火却通明,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屋舍内传出,让苏铭一下子清醒过来,四下看去时,这是一件四合院,看着这四合院,苏铭很是熟悉,只是这熟悉里带着一丝陌生。

    可这陌生感很微弱,被苏铭不由得忽略,取而代之的则是焦急,他看着院子内忙碌的仆从,看着屋舍内灯火下的身影,那里面正在痛苦的人,是他的妻子。

    今天,是他妻子临产的日子,可已经过去了很久,已经换了两个稳婆,每一个都是最后带着惊恐跑出,说什么也不肯继续接生。

    “妖怪······妖怪!!”屋舍的门猛地从内推开,一个老妇人颤抖的跑出,透过房门,苏铭看到了其内妻子在那痛苦的挣扎,这一幕幕让他的心在刺痛。

    他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似乎他本就该是如今这个样子,他是此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员外,有这殷实的家境,有着美丽的妻子,有着功名的身份,但如今,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妻子在痛苦,只能看着一个个稳婆喊着妖怪颤抖。

    “来人,抬轿,我们去找墨郎中!”苏铭一咬牙,他想到了县城内医术最高明,但他却不知怎地就是不太喜欢的墨郎中,但如今到了这个时刻,他也顾不得其他,转身间冒着雨水,带着家丁,匆匆间跑出院外,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在这雨夜里路过了一处面摊,他没有看到那面摊的主家老者,正坐在那里,抽着烟袋,扫了自己一眼,

    他也没有去在意不远处,雨水中喊着凤儿的疯癫女子,在这雨夜里传出让人心烦的凄厉。

    直至来到了墨郎中的屋舍外,他立刻上前大力的拍动房门,雨水浇洒在他身上,带着寒意,可如今他毫不在乎,他在意的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孩子。

    “墨郎中在么,请墨郎中救人!!!”

    当房门打开的一刻,他一把抓住那走出的中年郎中,神色露出焦急。

    “莫郎中救命,我家娘子临产在即,墨郎中救命······”

    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