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7章 帝袍的他!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47章 帝袍的他!

    在苏铭于这道晨真界此处破碎的星辰上深坑内,听着来自白灵的喃喃时,同样是在这道晨真界,原本的仙族区域中,那里存在了一个哪怕是对于四大真界,对于三荒大界,也都是极为奇异的一处地方。

    那里,就是苏铭记忆中的家乡……阴死之地!

    这阴死之地存在于星空中的入口,是一处仿佛没有尽头的漩涡,此刻这漩涡外尽管弥漫了无数的飓风呼啸,可这足以摧毁修士,崩溃星辰的界力漩涡,居然……无法撼动这阴死漩涡,只能在外横扫,可却丝毫不能卷入漩涡之中。

    在这阴死漩涡内,存在了不知多少数量的空间,那些空间内居住着众多的族群,而蛮族,只是其中一个空间,只是其中一个族群而已。

    如今,在这众多空间中的一处,那里是一片火红的世界,天空是红色的,大地是红色的,无数的火海在这世界内弥漫,卷着火热的风,吹动刺目的火,使得这个世界,如九炎地狱!

    此时此刻,在这如地狱般的大地上,赫然有一处被火焰缭绕的山峰,这是一处火山,一处无数年来从未熄灭的火山,在其内,存在了磅礴的炎池,那炎池散出红芒,将这火山内映照的一片暗红。

    在这炎池中,有一口紫色的棺材漂浮,这棺材不知存在于这里有多少年,但看其上散出的沧桑,怕是足有数万年之多的样子。

    那棺材上烙印了无数符文,这些符文每个九息就闪烁一下,仿佛永无止境一样,会永恒的闪耀下去,但……突然从这棺材内传出的砰砰之声,却是在这无数年来第一次,改变了这棺材上符文闪烁的节奏,使得它们不再是九息闪烁一下,而是变成了八息。

    随着那砰砰之声的越来越强烈。仿佛是有人在那棺材内不断地轰击一般,其上符文的闪烁也急速的变化,从八息成为了七息一次,随后又变成了六息,直至在达到了每三息这棺材就光芒一闪的瞬间,那棺材骤然的传出了一声轰鸣。

    在这轰鸣中,这棺材的盖子竟猛然间的抬起,缓缓地漂浮在了半空。与此同时,四周的炎池也剧烈的翻滚起来,如有咆哮在内不断地嘶吼,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只手臂猛然间从这棺木内伸出。

    那是一条干瘦的手臂,张着五指,在从棺木内伸出的一瞬,立刻这火山的所有炎浆全部爆发,外界的整个大地,齐齐轰鸣,天空更是剧烈的颤抖中,在这火山上立刻出现了滚滚红色的云层。

    仿佛这整个世界。都在这棺材内的手臂伸出的一刻,瞬息被影响,紧接着,随着那从棺木内伸出的手臂,其张开的五指缓缓地握成拳头,立刻这整个世界的火焰与火热,仿佛在一刹那以那手臂为中心。向着这里疯狂的倒卷而来。

    这一切只是那手臂握住拳头的时间,若是从这世界的至高之处低头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整个世界的大地火海齐齐倒卷,那些火焰所过之处,大地失去了一切火热,成为了黑色。

    与此同时,那所有的火焰包括天空的火云,全部都被那火山吸收。齐齐凝聚在了那手臂的手掌之内,被此人一把握住之时,在这手掌内,多出了一个赤红的珠子。

    那珠子内有火海翻滚,有火云游走,宛如一个世界。

    一声叹息。从这棺材内传出,渐渐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这棺材内坐起,直至战了起来时,一套赤红色的衣袍出现在了这身影的身上,那衣袍不是寻常之服,那是……帝袍!

    更是在此人的头顶,一副帝冠赫然出现,使得此人一下子就有一股帝王的霸气,逼人的显露,充斥这火山,充斥整个世界。

    “失败了么……”此人轻声低语,声音内带着奇异的威严,更有一种睥睨天下之意,仿佛他说出的失败二字,但在任何人听来,却感受不到丝毫失败的遗憾。

    “朕早就猜到,此事成功的把握太少,那苏轩衣一代枭雄,岂能没有后手,不过朕本来的计划,就是要知晓那苏轩衣到底抱着什么打算。

    看不清的敌人,才是可怕的,而能看清的,则不在可怕。

    这个计划,本也就是为了引出苏轩衣的计划,让朕知晓,他到底要干什么……”话语间,这身穿帝袍,头戴帝冠的男子,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了其样子,他……赫然正是帝天!!

    或者说,他的样子与帝天的模样,一模一样,唯独在他的脸上,更为沧桑了一些,霸道之意更强烈的一些,修为的感觉更强大了一些!

    “用一缕从朕身上飞出的残魂,来作为试探,若成功则最好,若失败也没有关系,区区一个仙族联盟,失去了也无妨。”男子淡淡开口,双目一闪,抬起头看着火山口外的天空,渐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三皇五帝,诸位道友,你们休息的如何了?”他的声音传出这世界,回荡在阴死漩涡之内,片刻后,立刻从阴死漩涡中七处空间,有强劲的波动呼啸而来。

    更有恐怖的神识在这里相互碰触,仿佛他们在彼此交流着什么,许久,这些神识相继散去,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世界,阴死漩涡也渐渐平静。

    “与朕想的一样,就让苏轩衣在外好好的改变,我们不需要这么快就出去,让他继续完成他的计划,到了最后关头,才让他知晓,他的一切……只是一场笑话。”帝天淡淡一笑,缓缓地重新躺在了棺木内,松开了右手掌心,使得其内的赤色珠子一下扩散开来,使得这世界重新被火海弥漫。

    “我的伤势在万年前已经彻底恢复……不可言,不可言……我已经摸索到了其边缘,再给我一些时间,我或许真的有资格……迈进那个门槛,此事还要多谢你,苏轩衣……”帝天喃喃,棺材盖砰的一声落下,将这棺木封死后,这棺木慢慢重新沉入炎池内,消失不见。

    ……

    “该死的仙族联盟,该死的道晨宗,该死的这苍穹,该死的这飓风!!!”道晨真界内,一处同样破碎的星辰中,一个身穿黑袍,但神色却是极为狼狈,但目中却是带着疯狂的青年,正双手抬起向着天空如托起一般,仰天嘶吼。

    “小的们,坚持住,阵法就要布置成功,这该死的飓风摧毁不了我们战堂之修!”这青年嘶吼中,他的身后有近两万多修士,齐齐嘶吼,全部送出修为之力,融入虚无,渐渐地一片光幕缓缓出现,仿佛要将这星辰笼罩在内。

    人群中,火魁老祖还有朱有才,赫然在内!

    ……

    同样是道晨真界,星空中飓风内,有一叶孤舟似把这飓风当成了海水中的大浪,把这星空当成了是海水,正在这里畅游而行。

    “风啊,星星啊,你好美……破碎啊,虚无啊,可惜没有阳光,啊,你干嘛不美……”朗朗之声,从那舟船内飘摇而起,回荡之时仿佛带着陶醉之意。

    “好诗,好诗!”

    “公子文采飞扬,万古罕见,这绝对是婢女听到的最好的诗词了。”随着那充满陶醉之声的,则是阵阵女子的娇笑。

    随着孤舟越来越近,可以看到在其外有一片雾气环绕,这雾气看起来稀薄,但却仿佛正好克制这星空内存在的飓风,使得飓风内的界力无法散入其内。

    透过雾气,可以隐隐看出,在那孤舟上,有一张案几,其旁坐着一个长发男子,这男子相貌极为英俊,更是带着一股温柔仿佛如花朵般的韵味。

    他的身边,则是三个美貌如花的女子,这三个女子带着充满柔情的目光,望着那男子,仿佛这男子口中哪怕说出了狗屎……那么这狗屎,也一定是带着诗意……

    她们有的为那男子倒着酒,有的为他拿着香甜的瓜果,最后一个则是在为他轻轻捏着腿,娇媚的小脸,投出的是慢慢的神情。

    男子摇着头,似在回味自己的诗词。

    只是,在这四个人的后面,在这舟船的尽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这种诗情画意。

    那是一个如雷般的呼噜声,那声音居然还带着有规则的韵律,时而高昂,时而低扬,那是一个身子极为粗壮的大汉,那大汉倒在那里如一头猛虎,手中还拿着一壶酒,此刻尽管是在梦中,可嘴角却是流着口水,不知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很是快乐的样子。

    “小师弟,来干了这壶酒!”这大汉翻了个身,口中嘀咕了几句,呼噜声更大了起来。

    “唉……”仿佛听到了这大汉的嘀咕声,那闭着眼的如花般的男子,慢慢睁开了眼,看向远处的星空,低头叹了口气。

    “小师弟,你在哪里……”

    ……

    同一时刻,在那成为了废墟的道晨宗内,在那下界的九百九十九处大陆中的一处,从破碎废墟内,渐渐有一个人影,正小心翼翼的爬出,他样子有些猥琐,可如今在这猥琐的相貌中,却是投出一股滔天的恨意。

    “苏轩衣!!!”这男子身子颤抖,他的修为很弱,但此刻在他身上散出的恨,却是足以粉碎一切。

    他眼中流着泪,他看着四周,仰天嘶吼中猛地飞出,他要去找找此地还有没有其他人生还,哪怕有一丝可能,他都绝不会放弃——

    终于在12点前写完,让大家久等了,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