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39章 三荒之缺!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39章 三荒之缺!

    这战意让其四周的强者也都骇然,也都在目中不知觉得露尊敬。

    “铭儿,你命好,因为我是你的父亲,我只是塑冥族一个普通族人,但我的存在,哪怕是皇族也都要敬畏!而你,若没有这场战争,你注定将被我培养成,超越了我,更超越了那些皇子的存在,让那塑冥老祖也要重视的我苏战之子!!

    但你命也不好,因为你是我苏战之子,因为你将陪着我,一起死在这场战争中,你怕么!!”中男子仰天长笑,手中长刀一挥,一股难以形容的霸道之力轰然爆发,直接将一个生境大能斩断了头颅,碎灭了元神,其鲜血飞溅,落入到这婴儿脸上。

    这婴儿竟仲出舌头,如吸允奶水般,将那鲜血吞下,咧嘴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才是我苏战的儿子,不愧是你爹我当初潜入暗晨,掠夺了暗晨本源圣族一脉的你娘,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反正是生下了你!

    可你······真的命不好····…”中年男子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儿,他的神识内带着霸道的慈祥,更带着悲伤。

    轰呜回荡,杀戮自此展开,苏铭看着画面内的一切,看着那伟岸的中年男子,那不是······苏轩衣,而是一个在苏铭记忆里从未出现过的陌生人。

    可就是这个陌生人,让苏铭在看到的一个,有种灵魂颤抖的感觉,有种……仿佛他就是那个婴儿,那个在舔着敌人的鲜血微笑的婴儿。

    随着轰鸣的回荡,画面不断地变化,直至苏铭看到了那画面内的一切,成为了一场在这星空中璀璨的烟火,那烟火用生命点燃,释放了一切,也淹没了一切……

    连同那男子,连同其怀里的婴儿·都在这璀璨的烟火中,成为了乌有,只有一句话似还在这苍穹内默默地回荡。

    “铭儿,若有来生·为父还是你的父亲,若有来生,我会教你修道,我会······带着你走遍苍穹,我会……爱你一生,因为你是我苏战之子,哪怕是我死亡·但你要记住,你的父亲,他叫做苏战!

    至于你那便宜母亲······这女人若知道我死了,或许会流泪,或许不会……但无论如何,我苏战一生,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族,无愧于我的好友!!”

    这画面的结束,让苏铭的魂出现的撕裂·剧痛的感觉存在苏铭的身心,可他已经不在意那痛苦,因为他看到,在这画面结束后,出现的又一个显然是被封印的记忆画面中,这片弥漫了尸体的星空内,在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后,走来的一个人……

    那是,苏轩衣!!

    弥漫了死亡的星空中,苏轩衣默默的走来·他站在这里许久许久,他的眼中露出悲伤,直至他转身要离去的一刻,他忽然轻咦一声,右手抬起时,从这星空中·抓出了一缕微弱的魂。

    那是一个微弱的,婴儿的魂,那是一个其父在死亡时,选择了去保护的魂,一个在这荒无的战场上,因其魂中蕴含的来自其母族的奇异,使得他依旧挣扎着存活的残魂!

    苏铭看到,苏轩衣望着这缕魂,许久许久,喃喃了一句话。

    “苏战,你为了让我顺利的带着妻子离去,引走了追杀我的敌人……你知道我会有一天来到此地,所以你自爆之下保护了你的孩子,那么从此之后,这个孩子,就是我苏轩衣之子。”

    苏轩衣轻声开口,转身间,带走了此地所有的尸体,带走了整个第五真界,敌我双方的所有尸体,包裹一滴…···在那婴儿眉心上,被按下的鲜血,离开了这里。

    “你的父亲,为了守护族群,牺牲了自己,你······将遵循你父亲没有完成的意志,去牺牲自己,来崛起我们的族群,你愿意么?”苏轩衣看着手中那脆弱的魂,轻声开口,只是话语中带着的一丝阴冷的疯狂,让那婴儿的魂,似感受到了一股可怕,颤抖中仿佛要消散。

    “你会愿意的。”苏轩衣左手抬起,带着一丝残酷,直接将那魂中的血,一把拽下与此魂分裂,转身间,远去了。

    当又一副画面出现时,苏铭看到了一个女子,一个美丽的温柔的女子,那女子怔怔的看着苏铭,神色露出痛苦。

    “我不同意,苏战为了我们而战死,我们不能······”

    “这是我的选择,苏战是为了族群而死,他死得其所!”冷漠的声音,打断了女子的话语。

    “他不是为了族群而死,他是为了让我们离开,以他的修为,他本可以带着他的孩子顺利的逃出,我们不能这么对他的孩子,他之前是苏战之子,从此之后,他也是我的孩子!!”

    “若不如此,我们的孩子,将死!与我苏轩衣的血脉比较,这残魂能有资格去帮助,已经是他莫大的荣耀,想必就算苏战还活着,也会同意!”

    “你疯了,苏轩衣,你疯了!”

    画面再次消失,又一次出现时,苏铭被那女子抱在怀里,漂浮在苍茫的星空中,那女子气息微弱,已然是弥留之际●‘眼中流着泪,低着头,看着苏铭。

    “对不起······对不起······若你有一天知晓了这一切,可以怪我,但请放过我的孩子,真的……对不起……

    我们一家,对不起你父亲,更对不起你…···苏铭,我的孩子……”

    画面到了这里,在苏铭的脑海中结束,他的魂不在剧痛,也没有茫然,持续的疯狂之意,已经让苏铭不会去在意痛苦,不会再去无谓的迷茫。

    只有微笑,那是一种带着癫狂的微笑,一种带着毁灭一切的微笑,那笑容不再是自嘲,而是一种让人看起来可怕的冷漠以及回荡苏铭元神的长笑。

    那笑声带着凄厉,带着来自苏铭的滔天的恨!

    “对不起么······”苏铭的神识蓦然一动,卷着秃毛鹤,在帝天成功的将那十亿尸体炼制出的肉身的刹那,苏铭的神识已然离开,回到了那白色的指环中,回到了黑袍老者的身体内。

    在他的神识离开那肉身的刹那·这肉身中的所有脉络刹那散发出璀璨之芒,随着其睁开了眼,一抹精芒从目中闪过,他······已经成为了帝天。

    帝天的脸上露出喜悦与激动·他缓缓地坐起,仰天大笑之时,黑袍老者与星极道二人,都露出了微笑。

    光柱外的白凤,同样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了期待。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那白色的指环猛然间散出了强烈的光芒,这光芒闪烁之下,一股强烈的危机骤然送入到了星极道与黑袍老者心神内。

    与此同时,帝天的笑声嘎然而至,他猛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躯,他的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与骇然,他的身体,在这一刻·竟如同融化般,从其身体上浮现了无数面孔,那些面孔之多密密麻麻·根本就无法计算多少。

    一股足以毁灭一界的气息,瞬息间从这身体内爆发出来,那气息之强,让帝天神色大变,让星极道双目强烈的收缩。

    “这尸体不对,这……这是……”

    “这是暗晨暗堂禁法,十亿禁魂术!!”黑袍老者那里猛然间传出了强烈的嘶吼,他神色扭曲,他的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与骇然,他的声音甚至都在这一刻颤抖。

    “这是十亿尸魂禁!!!!”当黑袍老者下意识再次重复了一遍时·他尖叫起来,其身猛地就向外疾驰而去,神色内露出的骇然,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星极道那里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他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身子一晃同样选择要离开了这光柱。

    可就在这时·帝天这刚刚掌握的肉身,猛然间在那毁灭之力的扩散下,发出了惊天动地,震撼传遍了整个道晨真界的巨响。

    这巨响在传出的瞬间,帝天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不顾一切的就要离开这身躯,但却根本就无法做到,在其惨叫中,还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恨!!

    “苏轩衣!!!”这是帝天,这一代枭雄,这与苏轩衣斗了数万年,当年修为惊天的轩尊,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瞬息就被轰鸣完全的压过,在这轰鸣中,他这刚刚掌控的身体,蓦然间自爆崩溃,来自十亿身躯的自爆,来自这暗晨禁术的崩溃,使得这身躯在这一刻,爆发出的是超越了轩尊,甚至······是否接近不可言,亦或者是超越不可言,无人知晓其具体,被苏轩衣准备了无数年,其计划的第一个阶段,圆满的一击!!

    这是一个可以毁灭一个真界的自爆,一个被帝天亲自炼化,被逆圣真界帮助,联合引爆的疯狂,它的崩溃,可以将道晨真界的一切生命,甚至连同星辰,连同这星空完全毁灭,使得从此之后,四大真界再无道晨,只剩其三!

    而将这足以崩溃一个真界的毁灭之力,全部凝聚在这光柱的范围内,使得这光柱在这巅峰的力量下被撕裂开来,使得这光柱,从此不再是光柱,而是变成了一个三荒大界内,对外唯一的,也是整个三荒大界前所未有的一个缺口。

    这缺口的出现,将会让逆圣修士大范围的降临,甚至他们的修为都不需要被压制,不需要重塑身躯,甚至除了不可言外,无论多强的修为,都不会再被影响,都可以大量的,完整的降临。

    如同是打开了黄泉之门,这……就是苏轩衣的计划,因为一旦这个缺口出现,那么因同样的光柱被苏轩衣利用苏铭毁去后,正在准备新的传送之路的暗晨,将会被逼的,不得不放弃之前的准备,不得不·……全力的攻击逆圣,用最短的时间去争夺这唯一的缺口。

    因为他们不能让逆圣独享,因为哪一方阵营完全掌握了三荒,那么就会彻底的灭杀另一个阵营的全部存在。

    苏轩衣的第一阶段的计划,就是让暗晨与逆圣的战争,瞬息打到白热化,瞬息打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疯狂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