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14章 家与族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14章 家与族

    苏铭沉默,耳边回荡着苏轩衣的声音,久久不散。

    他之前曾猜测过,苏轩衣夺舍道晨,并非顺利,可却没有预料到,苏轩衣在夺舍了道晨后,还在这密室内与道晨真界的轩尊一战。

    也正是这一战,造成了苏轩衣常年无法移动身躯,只能在这里不断地疗伤。

    “那一战,我没有输……道晨真界的轩尊也没有败,我以塑冥族的天赋之力,以本尊融入分身这不可逆之术,以身躯僵直伤势严重到极致为代价,将那轩尊的肉身磨灭,但他的神魂……我没有办法,只能看其逃出这里。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存在于第五烘炉内,我的另一具分身,去找到你的母亲,去将你母亲的尸体带回第五烘炉,以生机滋养,等待有一天我可以恢复伤势后,去将其复活。

    我的那具分身,在第五烘炉内,可他……无法走出。”背对着苏铭的身影,苦涩的开口,声音回荡在这密室内,让苏铭听到后,说不出丝毫话语,只能沉默。

    “当年我的分身找到你母亲时,是在阴死之地的一处残破的空间内,在阴圣真界的一艘古剑之中,那里也有你……一个死亡的婴儿。

    我没有带你走,因为那时的你,已经被诅咒侵蚀了一切,因为我发现,在那个奇异的阴死之地,你……似乎有一丝死亡中的生机,在渐渐蕴化。”苏轩衣说道这里,轻叹一声。

    “这些事情,我不说,你应该也可以猜测得到,我是你的父亲,我……不会害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

    “不是为了我。”苏铭抬起头,沉声开口。

    “苏轩衣,我的父亲。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也没有必要为了我。”苏铭摇着头,他不是刚刚走出乌山的小娃,他是蛮族的蛮神,他是在神源崛起的苏铭,他更是震慑了道晨宗的道空,他已长大。他已成人,有些事情,看起来是一个样,可若仔细的去想想,会发现那是另一个样子。

    “阴死之地,一代蛮神挑战道晨。尽管失败可却已然存在,我之前就一直猜测,一代蛮神是你的一颗棋子。

    你用来扎入阴死之地的棋子!

    这棋子的作用,是去对抗仙族,同时也是去了解阴死之地。

    二代蛮神,同样也是你的棋子,甚至我始终觉得,蛮族大地的蛮神。之所以会出现。也与你的遥遥操控有关。

    在我看到的画面里,是二代蛮神从九阴界内。将还是婴儿的我抱出,可最终仙族的入侵,将还是婴儿的我以及二代蛮神的女儿,一起带走了。

    带入到了仙族,我成为了仙族的一块可被人修炼的灵石,直至我的肉身与魂被仙族强行的分离出来,肉身被封印,魂被打入阴死之地。

    这一切,你是知道的,或者说,也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

    乌山三十多世的轮回,一次次的身边同伴……阿公,是你的棋子。

    帝天的窥伺,他总是要在我身上找到一些什么,在这之前我始终不理解,帝天的修为为何差别如此之大,当年,曾经,现在,似乎他总是在越来越强大,可如今我想……我知道了。”苏铭看着苏轩衣,他的目中露出一抹痛苦。

    “他,就是道晨真界的轩尊在失去了肉身后,逃出的神魂,这神魂最终选择了仙族轩帝的弟子,当时的帝天!”苏铭笑了,那笑容苦涩,带着一股陌生。

    “帝天一直要在我这里获得什么,他更是在算计着我的肉身,我想……他是在找塑冥族的破绽,因为只是神魂的他,已经受伤,已经重创,他要杀你,就必须要找出塑冥族的缺陷。

    所以,他轮回我的魂,他保留我的本尊肉身,甚至我想他也考虑过夺舍,我的父亲,我说的对不对?”苏铭看着苏轩衣,涩涩的开口。

    苏轩衣沉默。

    “他之所以要做到这一切,是因他最终要对付的,是你,尽管我不知晓帝天最终的计划是什么,但我能想到,这一切你是知晓的,你之所以没有把当年还是死婴的我带走,或许也有你之前说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你察觉到了轩尊融入帝天,你察觉到了帝天对我的关注,所以你也把我,当成了棋子,我的作用就是去迷惑帝天,让他走上错误的路线,让他最终……对你产生不了威胁。

    甚至我还有一个作用,去阴出阴死之地的那些古老的存在,去按照你的方式,让我离开阴死之地,去往神源,你送来了道空,也是为了让我夺舍,为了让这计划完成,我猜测父亲大人你一直在关注着我,若我这途中有了什么生死危机,你会出手,甚至……可能你已经出手过。

    每一次出手,你都想着你是我父亲,可你只需要我不死,只需要我去按照你的计划走下去。

    从我出生后,还是一个婴儿时,你就安排了我的人生,直至我长大,你又一次的安排,在你的眼中,这世界上除了棋子,还有其他人么?”苏铭惨笑,看着背对着自己苏轩衣,声音没有咆哮,而是平静。

    “从我知道白灵,这个身为道晨宗的附属宗门,出现在乌山时,那一刻我看着天空的月亮,我喝着酒,我的心里复杂的有她,也有你,因为我明白,乌山的一切,你也参与了。

    看着自己的子嗣痛苦,对你来说,就没有太多的触动吗?”苏铭轻叹。

    “你算计轩尊,算计阴死之地,甚至还算计了仙族联盟背后的逆圣一百八十大界,这些都是你算计的,小红是你带入我的世界里,包括灭生老人的碎片灭生之种,也是你带去的,你让我去融合那碎片,让我成为这一代的灭生老人。

    让我去神源星海,让我在你的操控下,去毁灭掉了神源星海内,第五海……这个暗晨一百八十大界的一处明显是传送点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但我能想到,你是要让逆圣与暗晨两大阵营,在三荒大界内或者是外,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

    你是在复仇,你是在要崛起塑冥,你……能说出这是为了我么?”苏铭笑了,那笑容带着深深的苦涩,如在嘲笑,他嘲笑的不是苏轩衣,而是自己。

    “从死走向生,这是你可以最终界开诅咒的唯一道路。”许久,苏轩衣轻声开口。

    “这道路,是你给我的么?”苏铭看着苏轩衣的背影,言辞渐渐冷漠。

    “你还小,你不懂……”半晌之后,苏轩衣轻叹一声,声音里也带着苦涩。

    “等你什么时候明白了,没有族,哪有家这个道理后,你会理解我的,你会真正的明白我的。”

    “没有家,哪有族?”苏铭沉默片刻,反问一句。

    “你若执意要恨我,你可以恨,我所做的一切,的确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们整个塑冥族!”苏轩衣身子颤抖,喃喃开口。

    “我恨你什么?”苏铭摇了摇头。

    “我恨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在我看到其他人有爸爸妈妈时,你不在我身边么?我的怨气的确很深,但我不是当年的孩童,我只是一时的情绪变化,可实际上……我恨你什么?

    我恨你摆弄了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本就是你给的,我拿什么来恨你。

    我恨你不在我身边?我已习惯了孤独,习惯了迷茫,我还能恨什么。

    我恨你……为了崛起塑冥族,牺牲了你的妻子么?”苏铭说到这里,眼中流下了泪水,这泪水划过脸颊,折射出苏铭的悲伤。

    这句话在说出的刹那,苏轩衣那里身体猛的一颤。

    “我不小了,一直孤独的我,很早就学会了通过蛛丝马迹,去分析一件事情,只是我不愿意去深想,我不愿意。

    知道为什么我要带走第五烘炉,为什么我不会将他留给你,不是因你让它成为属于我,而是你不愿意去面对,你不愿意去看到第五烘炉。

    我的母亲,她哪怕是死去,也要抱着怀里的婴儿,此事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她抱着我,孤独的漂浮在星空内,她要保护我,这种潜意识的保护,她防范的是谁?”

    苏轩衣那里传出了浓重的呼吸,他的身体颤抖的越加剧烈,显然此刻的内心极为不平静,更是在他四周有无数虚无碎灭。

    “她防范的是你,她哪怕是死,也要带着我离开你的身边,我的父亲,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那是一个意外!!”苏轩衣第一次,向着苏铭传出了一声低吼,这吼声回荡间,苏铭身躯骤然向后倒卷,喷出了一口鲜血。

    “意外……就当是意外好了,我能恨你什么,她是你的妻子,你又将她放入第五烘炉,要将其复活。

    所以,我没有恨,我只有怨。因为她是你的妻子,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拿什么来恨?我只能带走第五烘炉,不让你接近……”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淡淡开口。

    第一更送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