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7章 那个人,是道空殿下!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7章 那个人,是道空殿下!

    “一派胡言!”黑脸老者冷笑,望着那从神源归来之人,大袖一甩,冷淡开口。

    “先不说道空到底有什么这样的随从,仅仅是这样的大能强者,岂能随意的就成为仆从,此事根本就是传闻之言,滑天下之大稽,老夫让你去神源,可不是让你去轻易的相信别人所说,你莫非是三岁孩童不成!

    老夫很想知道,你这次又是听谁说的,莫非也是那龙海老祖不成!”黑脸老者根本就毫不相信,苏铭的身边真有这样的大能随从,言辞间神色露出一抹讥讽,若此话还是那龙海老祖所说,他也有说辞,毕竟以龙海的修为,就算能里了解,但涉及到近乎灭境的大能之辈,却显然在身份上不够了。

    此事莫说是他,就算是那贝邦老者也都皱了下眉头,觉得这传闻有些过了,他本身就是一个生境大能,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以自己的修为骄傲,他无法想象,如自己这样,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强者,能甘心成为道空的随从。

    即便是道空的修为不俗,可以战八大掌境,但在贝邦看来,也不足以拥有生境大能成为随从,真根本就是如那黑脸老者所说,滑天下之大稽!

    不仅是他这里如此,四周的所有修士,那千万人还有几个殿下,几乎全部都对这番言辞,从内心深处起了强烈的质疑。

    他们,不相信!

    “这不可能,就算是道空殿下修为通天,但此事也跟本就不可能!”

    “没错,试想一个生境近乎迈入灭境之人,那是何等的尊高,放在任何一个真界,那都是几乎能问鼎苍穹的存在,跺一跺脚都可以让苍穹色变,这样的人,会成为旁人随从?”

    “道听途说,看来果然是不可轻信,这传言太夸张了。”嗡鸣之声的议论回旋,阵阵质疑之声的扩散,苏铭神色如常,仿佛所说的一切与他没有丝毫关联,只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看从神源归来之人。

    此人短短时间,居然可以查探到这种程度,足以证明此人在神源废墟的人脉极广的同时,更可以看出此人除了修为外,其做事的能力,尤其是打探之能,超出常人太多。

    “这倒也是一个人才。”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

    从神源废墟归来的老者,面对四周千万人的质疑与不信,他神色阴沉,听着耳边的嗡鸣,看着那黑脸老者的冷笑以及讥讽。

    沉默了少卿,在这四周的议论越加沸腾时,这从神源废墟归来的老者,平静的,缓缓地开口,说出了一句让此地刹那间,再次死寂的话语。

    “如果是第四真界的紫龙真人,亲口所说呢。”这就是他的言辞,随着四周的寂静,黑脸老者那里面色瞬间变化,他呼吸甚至都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说出这番话的,居然……居然是那在第四真界名气极大的紫龙真人!

    此人在第四真界,声名赫赫,半步缘境的修为再加上第四真界的特殊与神秘,使得此人在其他三大真界,都享有盛名的同时,也是……此番来道晨宗,参与见证册封大殿的第四真界代表者。

    他会带着第四真界的一行人,在不久之后,来到道晨真界!

    “你可确定,此话是紫龙所说!”贝邦那里神色骤然严肃起来,望着从神源归来的老者,一字字开口。

    “此事真假,若宗老能看到紫龙之人,一问便知,在下还不至于拿此事说谎。”从神源归来的这老者,果断的开口后,四周的寂静立刻被哗然打破,阵阵议论与无法置信甚至骇然之声扩散的同时,黑脸老者那里面色极为难看,贝邦则是猛的转身,看向了莲花台上的苏铭。

    苏铭的面色依旧苍白,但站在那里如同一颗轻松,平静,淡然,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可越是这样,就越是给了其他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你的随从,叫做什么名字,或许是老夫的故友也说不定。”贝邦略一沉吟,缓缓开口,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地对苏铭说话,实际上在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他的心神此刻已然掀起了大浪,那从神源废墟归来之人的言辞,一句比一句让人震撼,使得四周之人甚至包括他在内,都无不在这震撼中有种无法置信之感。

    苏铭把玩着手中的枉生枪,闻言一笑,淡淡开口。

    “让他继续说,道某觉得,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说,一起说出来好了。”苏铭笑容平淡,可落入四周之人目中,仿佛在那笑容下,隐藏了一股说不出但却感受极为强烈的邪恶。

    贝邦双眼一缩,立刻有了一种不妙之感,其身后的黑脸老者,更是内心骤然的咯噔一声,四周的千万修士,也是一个个立刻凝神,他们隐隐觉得,那从神源归来之人,的确是……有话没有说完!!

    尤其是那从神源废墟归来的老者,更是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他想起了那一路上让他始终恐惧,产生了此生绝不可招惹对方念头的一件足以掀起浩然大浪的事情。

    和这件事情比较,参与了第五烘炉开启也好,杀了天吴公子也好,有近乎灭境的大能也罢,这一切的一切,都会瞬间微不足道。

    “老夫此去神源,除了上诉所说的那些外,还有一件事情……”从神源归来的这老者沉默了一下,眼中露出恐惧,还残留着似至今都无法相信的骇然,呼吸急促了几下后,再次开口。

    “阴圣真界于神源星海的镇守势力,被人……灭界!!”

    “连同此界所有修士,全部……葬身火海!”

    “掌境大能几乎全部死亡,唯有阴圣真界镇守在神源的生境大能,得以生还,但其之所以生还,也是那灭此界之人,没有杀意而已,若有杀意,就算是那生境大能,也要惨死当场,形神俱灭!

    此事你等还不知晓,但用不了多久,此事将震动苍穹四大真界,如今阴圣真界已然震怒之极……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如今的神源星海内镇守势力中,此事几乎无人不知,已经被各个渠道急速的扩散开来。

    如今的神源废墟,没有……阴圣真界!!”老者声音颤抖,说出此话时,他目中还有深深的恐惧,显然是被他亲眼在神源废墟所看到的一幕烙印了无法磨灭的记忆。

    他的这就话,在说出后,四周没有立刻寂静,而是慢慢的,渐渐地,千万修士,一个个鸦雀无声,他们的神色齐齐大变,倒吸之声此起彼伏,最终化作了如死亡般的寂灭。

    这消息的震撼,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让所有人在这一刻根本就有些无法接受,随之他们脑海中把这番话形象的各自想出了画面后,想象着那是一个真界的镇守势力,那是有生境大能存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哪怕是异族入群也可以抵抗,只要足够的时间就可以来增援的真界!

    可如今,竟被人灭了一界,能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必定用了极快的速度,让阴圣真界之人根本就来不及来临,神源废墟的镇守势力,就轰然成为了虚无。

    “莫非是异族入侵?”

    “难道这是又一次的神源大战!!”

    “到底怎么回事!!!镇守势力中的一界,居然被人完全摧毁,此事……此事……

    “这种事情怎么会这样,若是异族大举入侵,那么其他三个真界,包括我道晨真界的镇守势力,如今又如何了。”

    “莫非真的要与异族重新开战了!!”

    片刻的寂静后,随之爆发的是一瞬超出了之前所有的轰鸣哗然,黑脸老者面色瞬间变化,其前那贝邦老者,则是倒吸口气。

    “是哪一族异族,对方出动了多少人,出动了几个部落,猎头者是谁?”他毫不迟疑的快速开口,此事之大,他要在明白后立刻向宗老堂汇报,这绝不是寻常之事,若异族之战展开,这将是关乎四大真界的大事。

    与此事相比,道空这里就算让他不喜,也都可以押后再处理,可这些话他几乎本能的问完后,却是立刻内心咯噔一声,面色刹那苍白,他猛然想到,这从神源归来之人,之前分明是在说着有关道空之事……

    “与异族无关……”从神源归来的那老者,恐惧的看了苏铭一眼后,声音回荡开来。

    “不是异族,将阴圣真界灭界的,只是一个人……是阴声真界的某个修士拿走了此人之物,可阴声真界偏袒之下,终惹怒了此人,他召唤出了第五烘炉,一举……将那一界,完全……毁灭!!”老者声音扩散开来,顿时让四周之人一个个露出无法置信的骇然与强烈至极,前所未有的震撼。

    “一个人……一个人毁灭一界?!”

    “此人是谁!!”

    “这天地间,居然有这样的强者么,还有那第五烘炉不是在神源星海是无主之物么,怎么可……恩?第五烘炉?”四周的议论之声在掀起的刹那,骤然间有不少吸气之声,那些反应速度快一些的修士,此刻心神轰的一声,仿佛心跳都静止下来,猛的转头,无数的目光,瞬息凝聚在了那神色淡然的苏铭身上。

    苏铭前方的那九个殿下,此刻一个个倒吸口气,骇然中身子齐齐倒卷,似恨不能立刻远离苏铭。

    “那个人,是……道空殿下!”老者最后一句话,再说出的一瞬,在这天地瞬间一片死寂近乎疯狂的刹那,他立刻向着苏铭那里,整个人跪拜在地——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