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1章 震名之地(七)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1章 震名之地(七)

    四周千万修士神色全部大变,看向天空的目光里带着强烈的恐惧,他们清晰的感受到那千山之力的强大与威压,这是让整个大陆都颤抖的力量。

    移山之术,苏铭所有神通中,在没有学会斩神诀前,不算其天赋之术,可以说最强的一式,学自第五烘炉,起源于……不属于三荒大界的移山界!

    是移山界的最强术法,其威力……自然难以估量,苏铭所施展出的,只是其真正之力的千中之一,毕竟以苏铭的修为无法发挥全部,可仅仅是如此,就已经散发出一股……足以威胁到缘境大能的气息。

    随着千万修士的色变,黑脸老者那里更是倒吸口气,就连那生境大能贝邦,也是双目收缩之下,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外人尚且如此,这威压的中心,那光柱中的黑羽之人,感受更为强烈,他双目闪动之下,立刻一股黑芒刷的一声,从其体内强烈的而爆发出来,滔天而起间,瞬息就将这光柱的颜色,彻底的变成了黑色,与此同时,这黑芒更是瞬息扩散,转眼之下,苏铭所在的平台,在四周千万修士看去,已经彻底的成为了漆黑一片。

    这黑色的光芒,哪怕四周的千万修士只是看到,就立刻双目一阵刺痛,一股寒气从体内滋生之下,似要将五脏六腑全部都冰封起来,甚至他们的四肢也都在这寒气下僵硬,整个人如失去了修为,成为了凡人,可偏偏修为还在!

    五色神光之一的极冥光,其威力之强大,方使得其成为道晨真界在若干年前,极北之地,让人谈之色变的苍穹之芒。

    在这黑色光芒出现的一瞬,苏铭全身立刻刺痛僵硬的刹那。立刻天空千山轰轰而来,直奔大地骤然降临。

    看那千山的阴影,不但是将这平台笼罩在内,更是连同四周的众多修士,也都被笼罩在了阴影之下,且随着千山轰落,阴影不断地扩大之下,对于这四周的千万修士而言。如同是被苏铭与那黑羽之人同时出手,一个凝固了身躯,一个降临了毁灭。

    生境大能贝邦神色一变,此地也只有他可以在那极冥光下恢复行动。他大袖一甩,右手抬起掐出一个印决,向前一指的同时,口中低喝。

    “道晨印!”立刻轰鸣滔天,四周的千万人身躯齐齐一震,他们身上的刺痛与僵硬瞬息消失,每个人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快速的倒退。

    刹那间,千万修士如潮水一般急速的倒卷。避开了很远之后,轰鸣之声扩散,大地震动之下,千山一一砸向那平台的光柱。

    在这轰鸣中,在这千山的坠落下,那光柱内的散出的黑芒快速的闪动,刷刷之声夹杂在轰鸣内。每一次闪动,都让一座大山崩溃开来。

    在这极冥光与千山对抗的同时,苏铭这里忍着全身刺痛,身子向前猛的一冲,正要向着那光柱再次刺出一枪时,忽然的,他的心神内立刻传来了秃毛鹤的尖叫。

    “我的,我的!!!他鹤奶奶的。这是我的!!”

    “这光是鹤爷爷的,是老子的,怎么回事,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你鹤奶奶的,想不起来。但我知道,这黑光是我的,我应该有五种颜色的光,五色神光齐刷,我可以刷下诸天仙道!!”

    秃毛鹤尖锐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激动与疯狂,在苏铭的脑海中回荡,让苏铭身子一顿的同时,其头发的颜色从赤色立刻消失,恢复了正常。

    这不是苏铭的主动恢复,而是秃毛鹤的尖叫中带着一股震撼心神之力,使得苏铭从那毁灭的状态内强行的逆转过来。

    随着秃毛鹤的嘶吼,在那千山的降临与黑光的毁灭中,秃毛鹤从苏铭的储物袋内自行的飞出,它红着眼,咬牙切齿不顾一切的,直接向着那光柱冲去。

    “我的,你这该死的贼子,这光是我的!!”在苏铭的记忆里,秃毛鹤从未如此疯狂过,就算是当年在第五烘炉里,秃毛鹤被强烈的刺激后,也没有如今这种程度。

    它全身没有羽毛,但却有一些绒毛,此刻这些绒毛全部竖起,红着眼带着癫狂,扭曲的神情带着一股仿佛那黑羽之人偷走了它全部的晶石。

    “看你鹤爷爷怎么收拾你,你这该死的贼子,你这趁着鹤爷爷不注意,偷走我黑光的家伙,这光是老子的!!”秃毛鹤嘶吼中猛的接近光柱,在那黑光一刷之下,苏铭立刻全身刺痛,但这秃毛鹤竟毫发无损,身子不但没停,反而更快,轰的一声就撞在了那光柱上,与那黑羽之人,隔着光柱,相互目光有了对视。

    在他们相互看去的一瞬,那黑羽之人先是一愣,随后神色立刻前所未有的大变起来,猛的一颤之下,似要后退,但它被封印在这光柱内,根本就无法退后,立刻发出了尖叫。

    “是你,该死的,你还没死,你怎么没死,你怎么不去死!!”那黑羽之人全身黑光强烈的散开,使得苏铭无法靠近,身子蹬蹬退后,轰鸣之声回旋,那是千山还在不断地降临,每一次山峰崩溃,都会让那黑光黯淡一些,都会让那光柱内的黑羽之人身子哆嗦一下,可就算再怎么哆嗦,也没有他看到了秃毛鹤后出现的颤抖剧烈。

    “你是我的,这光也是我的,这该死的光柱,这可爱的光柱,它居然将你封印,你鹤奶奶的,这光柱太可爱了!”秃毛鹤已经语无伦次,大吼一声,其身居然猛的有小半穿透了光柱,居然……进入其内。

    秃毛鹤对一切封印的免疫,此事苏铭之前就知晓,此刻看到后双目一闪,在黑光闪动间,他立刻身子退后大袖一甩,顿时千山环绕四周,在这轰鸣与对抗之下不断地崩溃,化作的碎石形成了粉末,掀起了一场风暴,阻挡了……外界的一切目光。

    之前这里的一切,外界本就无法看到,黑光的存在,阻挡了所有的视线,其内的声音也是如此,外人无法听闻,再加上此刻四周千万修士包括那贝邦在内,都已然远离,还有苏铭这千山崩溃的碎末风暴环绕,就更是无法让人看清。

    故而这里面发生的事情,只有苏铭与那黑羽之人知晓,只有秃毛鹤知晓。

    随着秃毛鹤小半个身子穿透进入光柱内,那黑羽之人立刻尖叫,似对秃毛鹤极为畏惧,想要逃遁,可却无法从这封印内离开,那尖叫之声已然带着绝望。

    “别害怕,小乖乖……来到鹤爷爷的怀里,让鹤爷爷好好的抱抱你……”秃毛鹤神色扭曲,声音也变的诡异起来,一边使劲的向着光柱内钻,一边向着那颤抖挣扎的黑羽之人开口。

    其话语就算是苏铭听来,也有些毛骨竦然,至于那黑羽之人,就更是如此了,它尖叫中的挣扎根本就于事无补,只能看着秃毛鹤费劲的不断地钻入,已经有大半个身子都进入到了光柱内。

    “来吧宝贝儿,你是我的,哈哈,这光是老子的,我想起来了,你鹤奶奶的,就连你也是老子的!

    咦,莫非我是你爹,你是我儿子?”这个问题显然在从秃毛鹤的脑中出现后,给它造成了很大的困惑,使得这秃毛鹤挠了挠头,身子使劲一拽,就完全钻入到了那光柱内,一边笑着,一边舔着嘴唇,一边红着眼,还在一边……神经质的嘀咕着。

    “二子,你鹤爹来了,别怕别怕,我会很温柔的……不对,还是鹤爷爷好听一些,重新来啊,你别着急。”秃毛鹤身子哆嗦着尖笑,身子居然还退后几步。

    “小宝贝,你鹤爷爷来了,不怕不怕啦……”秃毛鹤的声音立刻被那黑羽之人的尖叫取代,在这尖叫出现的刹那,秃毛鹤猛的一扑,如恶狗扑食一般,一把抱住了那黑羽之人。

    在它们身体相互碰触的一瞬,立刻那黑羽之人全身剧烈的颤抖,其眉心更是出现了一个漩涡,也就是刹那间,一根黑色的羽毛,骤然从在他的颤抖中从眉心出现,直奔秃毛鹤而去,消失在了秃毛鹤的眉心后,那黑羽之人全身立刻瘫软下来,身躯化作了一抹黑光,向外猛的一散之下,消失无影。

    一同消失的,还有似恢复了神智,赶紧逃回苏铭储物袋的秃毛鹤。

    “发了,发了,小苏子,鹤奶奶的,来自发了,这羽毛能卖多少晶石,你说能不能卖一百块?”

    “你可以用这极冥光么?”苏铭忽然开口。

    “能啊,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一样,奇怪,好像这个本来就是我的啊。”秃毛鹤嘀咕了几句。

    苏铭嘴角露出微笑,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四周的旋风直接消散,除了大量的碎石粉末外,其余没有崩溃的山峰,此刻全部倒卷,向着四周急速而去,分别回到了各自的位置处。

    平台黑光也已然消失,一切恢复如常时,苏铭转身,看向了平台外的众人,他看到的是一道道骇然的目光,还有阵阵无法置信的表情。

    不需要回头,苏铭就知晓,让他们震撼的,是其身后的光柱内,那存在于道晨宗不知多少年的黑羽之人,此刻……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