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51章 孔摩肉身(第二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51章 孔摩肉身(第二更)

    一千多年前,近乎两千年的岁月,若是将其比喻成一个点,那么在当年你的这个点上,在这同样的阴圣真界镇守势力内,在这同样的漩涡星河中,在这同样的沙漠星辰内,也是在这同样的大殿里……

    曾经追杀苏铭的那位阴圣真界修士,跪拜在这里,向着那烛火低诉着有关西环星域内,一个叫做墨苏之人的故事,还说出了在其身边,存在了一只鹤。

    当年的烛火,是高高在上,其声音的威严,可以让那跪拜在这里之人颤抖敬畏,其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西环星域内,有关苏铭的生死。

    当年苏铭之所以被逼入西环异地,实际上若是论其究竟……还是在此地当年的那一场对话。

    如今时隔千多年,苏铭来到了这里,站在了那烛火的面前,耳边回荡的是那烛火颤抖的声音,称呼是前辈之言,可惜苏铭不知晓当年的故事,否则的话,此刻的他会有很多的感慨。

    可惜的是,这烛火也不知晓,当年被她一言决定了命运的墨苏,如今正站在她的面前,如今……毁灭了此界,毁灭这一方星空。

    命运就是这样的扑朔迷离,这样的逆转乾坤,这样的让人在不知觉中,变换了位置……故而,才会让人执着,才会让人痴迷,才会有人去挣扎,去反抗,去试图摆脱命运的捉弄,可是……这挣扎与反抗如同飞蛾扑火,最终能在火中重生的,一定不是那飞蛾,而是愿意在火中堕落,不死的凤凰。

    苏铭的走近,当其抬起右手神色带着冷漠,一把抓向那盏烛火的瞬间,一声尖锐的嘶吼骤然从这烛火内传出。

    这嘶吼不难听,反倒像是一首歌谣。尽管是听不清的喃喃,可任何听到之人,都会自然而然的知晓,这是一首歌谣。

    与此同时,那案几上放着的古卷,也急速的翻转开来,一页页翻过间,如在苏铭的四周。岁月以转念千年的速度,急速的流转。

    这是烛火的神通,是其具备了在此地居住资格的神通!

    岁月如歌!

    苏铭伸出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枯萎。仿佛在伸出的过程中,度过了千年,此神通被烛火在生命中施展了多次,每一次都会具备奇效,可这一次……

    “雕虫小技!”在苏铭右手枯萎的刹那,他冷哼一声,塑冥族的天赋之一,就是岁月之术,以这种神通对抗外人或许有其效果。但拿来用在苏铭身上,则是没有丝毫作用,随着其冷哼,他的右手立刻恢复如常,岁月之力在其身上直接的无形消散,那古卷一颤间,顿时有一半的书页。全部成为了碎末。

    与此同时,那盏烛火,也熄灭了一半,在艰难的挣扎之时,眼看苏铭的右手就要碰触到那盏烛火,其内女子的面孔扭曲,再次的尖叫一声。

    随着其尖叫,顿时案几上的古卷。原本是从左至右的瞬息去翻转书页,尽管那些书页已经有一半碎灭,但还有一半,依旧在翻转,可如今在烛火尖叫的刹那,立刻那些书页竟逆转的方向。从右向左翻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岁月逆转之力,骤然间在苏铭的身上弥漫开来。

    “我最强的,不是岁月蔓延,而是逆转,以我生命为代价,逆转岁月!”烛火声音尖锐,在传出的瞬间,苏铭的身躯立刻在这岁月逆转中如倒流一般,一同流逝的还有其修为以及元神,这股力量的存在,让苏铭嘴角的冷笑更浓,他索性放开了意识,让这岁月逆转之力于身体上大范围的蔓延。

    “三千年!”烛火嘶吼,立刻苏铭的身体急速的缩小,瞬息间就化作了一片虚无般,如要不存在,其身上显露出淳朴之意,那是在岁月逆转里,他回到了乌山之时,但很快,这一切就消失无影,再次出现时,竟……又是一个乌山。

    “怎么会这样!”烛火睁大了眼,流出无法置信之意,再次嘶吼。

    “三千年!”岁月的逆转在苏铭身上不断地浮现,他嘴角笑容不变,身躯半透明间,其内隐隐如出现了轮回,一次次的显露出乌山的一幕幕。

    这一切,让烛火的面孔不断地变化,她眼中露出难以置信,再次的祭献生命嘶吼。

    “三万年!!”这一次,她豁出了一切,随着其嘶吼,岁月之力在苏铭身上轰的一声,逆转三万年之下,在烛火内心松了口气的刹那,她忽然凄厉的惨叫起来。

    苏铭的身体依旧半透明,可其体内却是一片虚无如黑洞般,这是岁月让他回到了还没有出生时,在其母的腹中……被诅咒之力缠绕的时间点内。

    而这诅咒,则是在烛火以神通碰触的刹那,瞬间就蔓延开来,直接侵入到了她的魂中,其惨叫之音回旋了只有一息,古卷全部碎裂开来,那盏烛火……也刹那熄灭。

    苏铭神色如常,这一幕他显然早就预料到,不然之前也不会毫不抵抗,实际上他也是借此见证一下,自己当年身上的诅咒,到底有多强。

    此刻随着烛火熄灭,轰的一声,那烛台崩溃开来,露出了一具……藏身在烛台内空间里的……尸骸!

    那是一个女子的尸体,苍老中全身快速的腐烂,阵阵恶臭的气息弥漫八方之下,苏铭右手抬起在那尸体的储物袋上一抓,立刻储物袋落入苏铭手中,被其一拍之下,顿时这储物袋崩溃开来,一具黑色的棺木,蓦然间落在了地上。

    在这棺木出现的刹那,一股强烈的威压骤然间回旋开来,这威压之强,让苏铭在感受到了一瞬,立刻心神震动,双眼收缩,这气息……超出了苏铭记忆的一切存在。

    甚至……唯一可以与其比较的,就是苏铭在第五烘炉内的枉生枪上,看到了的那画面的,长河的师尊,阴圣真界的轩尊!

    在这棺木出现的瞬间,秃毛鹤猛的从苏铭储物袋内飞出,它颤抖的看着那棺木,看着其内放着的……一具骸骨。

    那骸骨可以看出,是一只凶兽,只不过如今其上血肉模糊,尽管干枯,但也依旧无法看出其生前的摸样,但从这尸骸上散出的气息,却是与秃毛鹤惊人的相似。

    秃毛鹤身子颤抖,呆呆的看着棺木内的尸骸,似喃喃,又仿佛在对苏铭话语。

    “好奇怪的感觉……他鹤奶奶的,这就是老子当年的肉身?”

    “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当我融合了这肉身后,我的记忆会恢复大半之多,我能想起很多很多被我遗忘的事情,我能想起……我的来历,我的身份,还有我如今为何会变成魂体。

    我还能想起,他鹤奶奶的,当年到底是谁将我打的差点魂飞魄散……”秃毛鹤身子颤抖,右爪抬起,要去碰触那尸骸时,它忽然身子一顿。

    “老子也同样有很强烈的感觉,一旦我想起了这些……我……我就不再是我了,我不再是秃毛鹤了,也不再是苏铭身边的伙伴……我……我会是谁……”秃毛鹤身子越加的颤抖,神色内露出挣扎。

    “我会变成了另外一个意识,或者说,老子会变成当年的自己,那么我就不存在……不过我会很强……非常非常的强!”秃毛鹤意识有些混乱,猛然间仰天嘶吼起来,神色露出挣扎与纠结。

    这一幕苏铭看到了,他唯有沉默,他可以帮助秃毛鹤找回肉身,因秃毛鹤对他而言,不是宠物,而是……朋友。

    尽管这个朋友有些不靠谱,尽管很是贪财,可……朋友就是朋友。

    只是,苏铭无法去帮助它来选择,这一切的道路,要看它自己如何去走。

    “他鹤奶奶的,我怎么感觉自己很厌恶以前的自己……我一旦融合,就会成为它,可是……可是我很想融合,我想要回忆起一切,我想要知道……我的生命中丢失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看着望夫山而哭泣,为何我会看着星空难受,为何我会有些时候,莫名的想起一些人……”秃毛鹤挣扎中,双目通红,它猛的转身看向苏铭。

    “鹤奶奶的,老子现在挺快活的,就不融合了吧,不过你帮我收着,等以后你要是能把全部肉身都收集到,我在融合也不晚。”秃毛鹤咬了咬牙,向着苏铭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艰难的开口。

    苏铭看了秃毛鹤一眼,他尊重秃毛的决定,右手抬起时,大袖一甩,立刻这散发让苏铭颤抖气息的棺木,顿时被他收入储物袋内,紧接着,此地的威压也一下子消失了。

    秃毛鹤那里整个身子怂了下来,依稀间带着一丝不舍,可很快就化作了坚定,随着苏铭转身间,与苏铭一起,化作长虹离开了这颗星辰。

    一切结束了,曾经的阴圣真界镇守势力内,在苏铭出现的同时,他散去了第五烘炉的封印,那生境大能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后,转身瞬息消失,离开了这片星空,远处余下的五人,如今也快速的远去消失了身影,急速的逃出了这片……废墟——

    再次祝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