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3章 一摸一样(第一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3章 一摸一样(第一更)

    苏铭的声音,带着一股强烈的霸道,这霸道的意境充斥了疯狂与毁灭,没有丝毫理智,有的只是一股……你若反目,我便杀人的疯狂。

    其声回旋间,第五海中那四个面具之人,随着脚步一顿,四人缓缓转过身,目光瞬息全部落在了红发的苏铭这里。

    “如你所愿。”片刻后,这四个面具之人中那喜之面具者,沙哑的开口,其右手抬起一挥衣袖,立刻身边余下三人,也是如此。

    立刻这第五海风起云涌,天地轰轰间,如掀起了滔天之浪,将他们四人的身影瞬间吞噬后,翻滚的第五海上方星空,骤然间有一抹明亮之芒刺目出现。

    那光芒乍一看,是一个光点,几乎就是在这个光点出现的一瞬,立刻从第五海的深处,那从此地激射而出的光柱尽头,又一道光柱从第五海中激射而起,直奔上方那光点而去,瞬息连接在了一起后,这光点光芒大放之下,从其内激射出了第三道光柱,其方向……正是苏铭身旁的第五石!

    若这光柱与第五石连接,那么在这第五海中,就存在了三道光柱,它们彼此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三角!

    这三角,仿佛是一个阵法般,将会打开第五真界之路,将第五石的拥有者,送入第五真界。

    时间的流逝,在这一刻仿佛变的快速起来,一天之后,那天空上的光柱轰的一声,穿梭了无尽的虚无后。终于降临在了第五海的边缘,降临在了苏铭的身旁。那散发同样光芒的第五石上。

    在这光柱与第五石碰触的刹那,立刻第五海上,那阵法般的三角,赫然出现,随着其出现,轰鸣之声回旋八方,那轰隆隆的巨响震耳欲聋,卷动第五海在这轰鸣下化作了巨大的漩涡急速的旋转。

    在这旋转中。存在于此地的那光柱组成的三角,本是竖立,可如今却慢慢的平放一般,随着其平放,一股传送之力从苏铭身边的第五石中爆发出来,这传送之力的出现,顿时让这苍穹震动。让这星空如要被撕裂一样。

    这一刻,若能在至高的地方向下看去,那么首先看到的就是第五海形成的漩涡,这漩涡的形状是圆形,可在这圆形内,还存在了一个三角!

    这三角。正是三道光柱被平放后,如镶嵌在了漩涡圆形内,组成了……完整的阵法!

    而苏铭所在的位置,正是这三角中的一个点上,此地的苍穹。在这一刻被强烈的光芒覆盖,在这光芒下。轰鸣之声滔天,传送之力……骤然开启。

    第五真界之路,在这传送中,因此而开!

    轰!

    一股庞大的足以让生境大能也都心惊的力量,骤然间从这阵法内爆发,冲天而起时,可以看到,那冲出的光芒,也是一个三角的形状,直奔星空虚无。

    苏铭的身影,存在于其中一个点,随着此传送之力的冲击,他的身体被瞬间卷入到这阵法内,与那光柱一同,被推入无尽的虚无之中。

    轰鸣之声惊天动地,这光柱不断地推动,向着上方的星空,如化作了一道撕开星空后用来支撑的柱子,来撑起整个苍穹般。

    这三角的光柱,在出现的一颗,神源星海内几乎全部都能看到。

    黑墨星上,当年的一代蛮神烈山修,其雕像所在的山峰孤崖,其雕像抬头所望的位置,不知是否巧合,竟恰恰正是神源星海中那如今出现的,就算是这里也都能看到的,一道冲天而起,通向第五真界的光柱。

    烈山修的雕像,神色的若有所思,之前苏铭的理解是另一个含义,可若是此刻的他能站在这里,去看到这一幕的话,那么他将会震撼的发现,他当年的理解……不是说错误,而是……漏掉了一层最深之意!

    神源星海中,当年的第九部的所在,天邪子居住了很久,如今成为了废墟的区域内,那被修建的天邪子的雕像,其目光所望的地方,竟然……也恰恰正是这道光柱升起的方向。

    其目光的凝望,其内蕴含的……一样是苏铭当年理解错误,可如今若能亲眼看到,必定心神震动的含义。

    这光柱持续了约莫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三个月内,这道光柱凝聚了太多人的目光,有人不懂,有人明悟。

    时间流逝,一年……一年……

    火魁老祖始终等在第五海外,眼巴巴的看着早已平静的第五海,看着那已经消失了光柱的虚无,依稀间,仿佛还可以看到当年……苏铭的身影。

    直至第十个年头时,火魁老祖叹了口气,选择了离开,尽管苏铭还没有将其身躯内的禁制解开,但这一切对火魁老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他隐隐的,对苏铭有些不舍,这种思绪,仿佛是在这一系列的相处之下,他因对苏铭的敌意,变成了忌惮,随后又化作了莫名的信任,直至如今,成为了一种怀念。

    带着此怀念之意,他离开了第五海,在这星空中穿梭,回到了他的家乡,那颗燃烧的星辰内,继续……成为其族人膜拜的老祖。

    只是在夜深人静时,他也会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脑海中浮现出在第五烘炉中,在第五海边缘,那段岁月里,发生的一切往事。

    “他会回来的。”火魁老祖闭上了眼,其身躯融入炎浆内,重新的化作了雕像沉睡,一动不动。

    在火魁老祖离开后的第七十二年,朱有财也从第五海的边缘,选择了离开,尽管苏铭还没有告诉他如何复活其妻,但苏铭的那一句塑冥族人,已然给了朱有财无限的期望。

    尽管……他在这七十多年内,迷茫中沉思的,是其师尊的长生道与自己心言的枉生道,有什么不同与同样之处,尽管这样的沉思,让他的心刺痛中,越发的烦躁,但他依旧还是执着的去相信,苏铭……会回来!

    当其回来之时,他会告诉自己,如何……去复活他的妻子。

    带着这样的执着,朱有财默默的离开,回到了那座山上,栖息在其洞穴内,耳边听着山顶隐隐传来的女子的轻吟,闭上了眼,目中流下了泪水,他的手中,始终都握着……一颗丹药。

    神源星海,百年过去,一切早已恢复了平静,百年前的一幕,很多人已经不去关注,日月星辰的永恒,事态的变迁,总是一个连续不断的梦,一场之后,又是一场。

    可还是有一些人,始终记得,百年前,在这神源星海里,有一个修士,掀起了一场……让神源星海震动的风暴。

    许慧,早已与冥奀九老会合在了一起,乘坐那战舰舟船,带着三千死士以及道晨宗属于道空之人,离开了神源星海,回到了道晨真界镇守的神源区域,在那里,默默的等待着有一天,苏铭的归来。

    玄殇,还是在第五烘炉内挣扎,没有出路。

    第九寞煞,依旧还在为其部落的延续,不断地与其他族群交战,为的,只是给其部落,找到一个可以长久居住的领地。

    一切都在继续,没有了苏铭的神源星海,一如既往,这庞大的星体,从来不会因一个人的意志而出现倾斜,也不会因这苍穹少了一个人,而出现变化。

    曾经的荣耀,逆天的崛起,无尽的浩劫,这些都如过眼云烟般,或是被记住了,或是被遗忘了,渺小的生命,在与这永恒的星空比较时,依旧是那么的渺小……

    但,有关苏铭的传说,在没有名字中,却是慢慢的被很多人记住,曾经的一段岁月里,在这神源星海内,有这么一个人,骄阳万丈,却又昙花一现。

    从废地到西环,从异地到黑墨,从神源到烘炉,从星海到第五海……苏铭一路走过,带着了身影,留下了……传说。

    ……

    苏铭醒来时,他看到的,是一处璀璨的苍穹,这苍穹很陌生,不属于神源星海。

    这里一片死寂,没有丝毫的声响,安静的让人有种可怕之意,远远看去,星空并非空旷,那里漂浮了很多碎石,一片狼藉的如同战争,曾经在这里暴虐了永恒后,遗留下来的,是那战争的残骸。

    一切,与苏铭从其他人的话语中,从自己的分析里反应出的印象内的第五真界,一摸一样。

    一切,与他的猜测,与他脑海中的第五真界,其本该存在样子,也是……一摸一样。

    没有任何的出入,没有丝毫的不同,就仿佛苏铭曾经来过般,在看到后,尽管第一眼陌生,可第二眼看去时,却是熟悉。

    这熟悉,来自其脑海里,对第五真界的影响,就仿佛人们脑海中幻想自己未来的爱人的样子,等真正看到后,也发现,原来……她或者他,就是这个摸样。

    苏铭沉默,看着眼前这第五真界,双目一闪间,其身向着远处疾驰,右手抬起时,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简——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