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6章 演一场戏(第二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6章 演一场戏(第二更)

    同样他也在赌,赌自己可以趁乱活命,且他已经没什么输不起的了,就算是他判断错误,无人在第一个空间就跟随而来,结果是他死在了苏铭的手中,那么他一旦消失不见,所有人都会知晓,自己的元神,被苏铭获得,如此,也就真正的做到了祸水引来。

    这个局,看起来似乎火魁老祖无论怎样,苏铭都难以不被人追杀。

    除非苏铭可以瞬间将其封印,速度之快,让朱有财来不及救援,让其他人来不及出手,若苏铭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这个局就算破开了,但前提是,火魁老祖的元神,他需要送给别人。

    但苏铭……,根本就没有选择这么破开,尽管他若是让龙海老祖爆发出全部元神之力,结合苏铭的厄苍分身,他有把握做到这一点口

    可他想了想后,却是脸上露出了微笑。

    “可以口”苏铭淡淡开口,他的话语一出,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些老怪的目光下,苏铭很是平静的坐在那里,神sè没有丝毫变化。

    此话就连火傀老祖都是眯起双眼,目中的疯狂消失,去而代之的是一丝迟疑,但很快这迟疑就被其一拜的动作掩盖。

    “多讫道友口”火傀老祖压下内心的怨毒,不得不这么开口。

    朱有财皱着眉头,仔细的看了看火魁,又看了看苏铭后,若有所思,至于其他人,他们心底如何外人不知晓,但神sè上看去,似乎都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唯有那蜈蚣所化的白衣少年,yīn毒的看了火魁老祖一眼后,又皱眉扫了扫苏铭。

    “口说无凭,你若趁我不备出手,此事难以决断,你发下誓言好了。”苏铭转头过,看向火傀老祖,目中的似笑非笑,司样是外人看不懂的平静,那是唯有火魁老祖才可以明白的目光。

    火瓣老祖迟疑的一下,看向苏铭时,与苏铭的目光碰触口

    “老夫火魁,以元神起誓,苍穹为鉴,若道友真心庇护老夫安全,则在第五烘炉内,老夫绝不会对道友出手。”这话语同样唯有苏铭可以听懂。

    这是在告诉苏铭,他火魁老祖只想活命,若苏铭真心要帮他,那么之前的仇恨完全可以于第五烘炉内一笔勾销口

    随着火魁老祖的誓言出口,一种若隐若现的联系,在苏铭内心浮现出来,这表示着誓言的生效。

    苏铭平静点了点头,没有多余话语,盘膝打坐时他神sè看不出内心丝毫,对于答应了火傀老祖之事,明知道这是陷阱,也要踏入的举动,苏铭有自己的判断口

    若是这火傀老祖不去选择白衣少年来招惹倒也罢了,可他偏偏选择了这个苏铭最yù尖杀之人,如此一来,也算从了苏铭的意图。

    “好了,既然人齐了,那么我们就一起走向下一层空间,这一层空间要比之前的凶险很多,黄某希望在第二层边缘的踏灵台处,大家都可以出现,而不是永久的葬身在了此地。”黄眉大汉冷冷开口。

    他话语间,右手抬起,向着身下踏灵台猛的一按,顿时这灵台上光芒一闪,脚下的平台顿时出现了一团漩涡,如一个传送阵的摸样。

    其他人一一如此,随着漩涡的出现,苏铭这里也是脚下起了光芒。

    随着光芒的出现,随着所有平台上的阵法都起了轰鸣,远处的虚无内立刻起了大片的翻滚,那是火灵的闻音而来。

    紫龙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苏铭,身子骤然消失在了阵法中,随后那黄眉大汉似迟疑了一下,也消失无影。

    朱有财那里,在沉默了数息后,眼看四周的虚无翻滚越加距离,一声声凄厉的嘶吼正呼啸临近,看了看火魁老祖后,他身子一晃,消失在了身下的阵法不见,此刻,唯有苏铭与那白衣少年,还在各自的平台上没有移动。

    苏铭神sè如常,看向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那里盯着苏铭,半晌后眼看四周虚无内依然出现了火灵之影,他冷哼中消失不见,在其消失之后,苏铭也踏入到了身下的阵法中,火傀老祖双目闪动,迟疑间,咬牙随之踏入。

    就在他们二人消失的瞬息,突然的,那白衣少年的平台,光芒逆转之下,白衣少年居然重新出现。

    “本公子对于阵法的造诣,是旁人之上,岂能是你们这群凡夫俗子可以知晓口”白衣少年迈步间,直奔苏铭消失的平台而来,一步落下,踏入到了阵法中,骤然消失。

    随着众人的消失,立刻大量的火灵蜂拥而来,转眼就弥漫了这片虚无,一声声尖锐的嘶吼彻响,隐隐传出阵法内,送出很远很远。

    这是一个充满了火焰的天地,天空在燃烧,大地在轰鸣,放眼看去,地面一处处火山正在疯狂地爆发,黑烟滚滚遮天一样,但却遮不住天空的火海在向着八方不断的焚烧。

    大地有河,但那河水的颜sè是红,那不是血,那是火海岩浆。

    整个地面,看不扫丝毫的绿sè,这完全是一个火焰的世界。

    苏铭,就是出现在了这里,随着其出现,他的身后火傀老祖也显露起来,几乎就是他出现的刹那,火傀老祖立刻倒退,与苏铭展开了一定的距离,此地没有了外人,他目中的怨毒再也无法掩饰,死死的盯着苏铭口

    “你若杀我,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掌握了我的元神,你也难逃被人追杀的命运!”火傀老祖沉声开口。

    “我为何要杀你?”苏铭看着元神面孔满是jǐng惕的火魁老祖,淡淡开口。

    “此事老夫怎知你为何要偷袭我,让我肉身自爆,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火傀老祖神sè的怨毒之意一下子爆发出来,他对于苏铭的恨,已然滔天。

    “我对你出手,是你先对我起了杀意,若你不针对我,那么我自然也不会对你出手,灭你肉身,只是一个jǐng告。

    jǐng告你,别来招惹我。”苏铭平静说道,话语间,一股霸道的气势,从其身上散发出来,这气势扩散八方,引动火海翻滚更为剧烈。

    火斯老祖沉默,没有说话。

    “既jǐng告了你,你也选择了让我来庇护,我自然就不会对你灭杀,不过你想不想再有一个肉身?”苏铭淡淡说到。

    “我火傀一族的肉身选择很是重要,除非是掌境的肉身,否则的话对于修为的影响还不如就是元神之体。你毁去的我的那具肉身,是我多年前费劲方法才获得,如今在族群内还有几个肉身备用,但倒是劫阳之体,不是掌境。”火傀老祖双目一闪,隐隐明白了苏铭的想法,这才详细的解释起来。

    “而且,我与朱有财有些交情……。”火傀老祖再次开口。

    这话语内的含义尽管看起来模糊,但实际上已经很清晰了。

    “你很快就有新的肉身了。”苏铭缓缓说道,实际上龙海老祖也需要肉身,但相比之下,白衣少年的肉身,苏铭没有看上。

    “黄眉与紫龙二人修为伯仲,相互顾忌牵引,不会轻易有一方出手,不过你说的那位,他修为也是不俗,更是天蜈所化,据说来自四大真界之外,有古吴血脉……一旦激发血脉,可开启古吴之引,化身古吴之力。”在火魁老祖这番话语说完后,苏铭身旁原本空旷之地,顿时有一股强烈的怨气轰然而起,那怨气卷动四周,竟让这里的火焰都向外扩散开来。

    随着怨气的凝聚,怨魏的身影幻化出来,其两个龙头露出森森之芒,盯着火魁老祖,目中强烈的怨气,让火魁老祖下期只的退后几步。

    “再算上你,够不够?”苏铭淡淡说道。

    “他速度之快,可破苍穹。”火傀老祖沉默少顷,眼睛已经明亮起来,立刻开口口

    “那么就演一场,让他不舍得逃走的戏。”苏铭目中杀机一闪,缓缓言辞的同时,身子一晃直奔火魁老祖那里迈步而去。

    怨魏在一旁全身一晃,立刻其脚下黑sè的怨火向着八方翻滚间,瞬息弥漫了火魁老祖的四周,以此司时,苏铭已然临近,右手抬起时,向着火魁老祖猛的一抓。

    这一抓之下,火魁老祖内心思绪万千,其身下意识的退后,张开大口猛的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随着其嘶鸣,他的元神之力顿时光芒一闪,从其身体内直接飞出了一根手骨,这手骨通体虚幻,向着苏铭来临的手掌,骤然碰到了一起。

    轰鸣之声回荡间,苏铭身子退后几步,那火傀老祖同样身躯一颤,蹬蹬蹬退后一些,但他的内心,却是松了口大气,方才的一击,看似苏铭已经用了全力,可实际上对于苏铭真正修为有些了解的火傀老祖却是知晓,对方没有展开全部修为。

    “演到什么时候?”火魁老祖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再次出手时传出神念。

    “演到他出手之时。”

    “若他始终不出手?”

    “那就演到这场戏,分不出真假的一刻。”苏铭传出神念的瞬间,右手抬起时,风云sè变,火海翻滚,一个巨大的手掌在其面前幻化,向着火魁老祖轰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