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5章 祸水东移(第一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5章 祸水东移(第一更)

    不但是苏铭目光看向那第六处平台,此刻其余的四人,也都纷纷看去,尤其是那朱有财,更是神sè内带着一丝迟疑,他很是费解,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火傀老祖居然是最后一个到来。

    至于那蜈蚣所化的白衣少年,则是双目内幽芒一闪,看向第六处平台时,神sè间也存在了一抹猜测。

    可以说,苏铭是这些人里,神sè最寻常的,他看着那第六处平台的闪动,在等待火魁老祖的出现,他很想要知道,这火傀老祖到底敢不敢,说出真垩相。

    第六处平台的闪动越加的强烈,片刻后,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那平台上幻化出来,可就在这身影出现的刹那,黄眉大汉与紫龙真人那里,却是齐齐的轻咦了一声。

    紫龙双目一凝,盯着第六处平台模糊的身影,缓缓的站起了身,更是双眼骤然露垩出奇异之芒,看向了白衣少年。

    他的起身,他的目光,顿时让白衣少年一愣,尤其是紫龙目中的奇异之芒,更是让他有些不解,他看不出紫龙为何如此,因为那第六处平台在他看去,似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紫龙眼见白衣少年那一愣的神情,皱起眉头,又看向了朱有财,可随机就移开,在苏铭那里迟疑了一下后,又看向黄眉大汉。

    此时此刻,黄眉大汉那里,也是蓦然起身,其神sè瞬间凝重无比,死死的盯着第六处平台,双目快闪的闪动了几下后,居然也是第一个看向了蜈蚣所化的白衣少年,随后其目光从朱有财与苏铭身上——扫过,最终看向了紫龙,与紫龙望来的目光,碰触到了一起。

    苏铭在远处的平台上,目睹这一幕后,神sè平静,但内心却是已然jǐng惕起来,他之前就看出紫龙与黄眉是众人里修为最高者,如今看来,这修为的高深层次不是体现在掌境上,应该是与缘法有关,不然的话,这二人不大可能透过第六层的闪动之光,看到白衣少年与朱有财,甚至是自己也都看不出来的,有关如今出现的火傀老祖模糊身影,其修为的变化。

    “他们二人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就怀疑那白衣少年暗中出手,可见此人的修为,或许不是其表面所显露的样子,亦或者说,此人有他足以让紫龙与黄眉重视的杀垩手锏。

    随后才是朱有财,最后则是我,不过恐怕就算是他二人,也都拿不住,到底是谁……甚至连彼此也都有些怀疑。”苏铭看的清清楚楚,他如今神sè并非如常,而是看着第六处平台,也露垩出吃惊之意。

    当然,这吃惊之意是苏铭作出,不然的话,也未免太明显了一些。

    紫龙与黄眉的异常,也让朱有财也起了身,他隐隐有种不妙之感,这感觉几乎是刚刚浮现,他忽然神sè大变,因为此刻的他,也终于感受到了,来自第六处平台上,此刻出现的火魁老祖的身影,存在的不对劲之处!

    “他……他竟失去了肉垩身!”朱有财神sè变化之下,沉声开口。

    另一处平台的白衣少年,如今也已然察觉,他面sè顿时也随之变化,他显然知道了紫龙真人那里为何方才神情凝重,为何看向自己,甚至那黄眉大汉也是将目光之前也凝望了自己一下。

    要知道这第五烘炉尽管凶险,可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这第三层边缘之外的范围内,能威胁到生命的不是没有,但却很是稀少,真正的危险,一般来说都是越向核心之处,才会频繁的出现。

    虽说多年来在他们的记忆里,消失或者是死亡在第三层边缘外范围的修士,不是没有,可真正修为能到掌境的大能,在三层外,却是只有个别的一两人陨落0

    至于这些人为何陨落,旁人无法知晓,有可能是被人偷袭而亡,也有可能是遇到了少见的凶险空间,死在了其内。

    所以,这一次当他们察觉到火傀老祖居然没有了肉垩身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人被偷袭了,但也有可能,是遇到了少见的凶险空间,故而才会如此狼狈,他们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若是这火傀老祖没有果断的放弃肉垩身,那么必定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到底是被人偷袭,还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凶险之地,会逼得这火傀老祖如此……”这是浮现在除了苏铭外众人垩心头,此刻同样的猜测0

    数息后,随着第六处平台羌芒闪动到了极致,在刺目之时,这光芒骤然黯淡下来,火傀老祖的元神,带着疲惫,出现在了众人的目中。

    黄眉、紫龙,都是目光凌厉,凝望火魁老祖。

    朱有财则是带着一声暗叹,感慨的看向火魁老祖0

    还有白衣少年,则是眯起双眼,其目中微微一闪,尽管看似如常,但了解他的人必定可以看出其目中闪过的一抹幽芒,还有那幽芒内存在的一丝贪婪。

    四周很是安静,所有人都在看向火魁老祖,苏铭的神sè也微微皱眉,但他目中的平静与冷漠,却是让人无法看出他的内心思绪。

    相对的死寂,带来的是一股若隐若现的威压,这威压笼罩在火魁老祖那里,但却没有让他有什么神sè上的变化,显然是他自从决定走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想到了一切会遇到的事情,想到了自己肉垩身失去,修为降低后,会面临的凶险与同伴之间的贪婪。

    毕竟,对于他而言,他如今不但修为降低,更是只剩下了元神,一个掌境大能的元神,对于一些修士而言是大补之物,也同样是炼制一件至宝最好的器灵。

    甚至或许还有其他的用处,比如炼制傀儡,比如烘成丹药,种种可用之处,其凄惨的程度,足以让人后悔为何之前没有死去。

    众人沉默,火傀老祖也是沉默,他站在第六处平台上,抬起头时,冷冷的看向四周,在此刻的所有人都在对其凝望下,他第一个看向的……居然不是苏铭,而是……白衣少年!

    在看向白衣少年时,这火魁老祖的目中露垩出一抹强烈的怨毒,这怨毒之意的强烈与明显,立刻让其他人察觉到。

    白衣少年先是一怔,但随即就是面sè大变,因为不但是紫龙真人向他看来,黄眉以及朱有财,也都全部看向他这里。

    “不是我!”白衣少年立刻开,狠狠的将目光盯住火魁老祖。

    “老不死的,你什么意思,要找死灭族不成!”

    这一幕落在苏铭目中,让他双眼微微一闪,嘴角露垩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淡淡微笑。

    “好一个歹毒jiān诈的火傀老祖……”,苏铭笑容内,渐渐冷冽。

    “他知道如今自身是元神之体,必定会被其他人惦记,但却不愿死亡,若是直接说出是我将其重创,那么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其他人有所顾忌而已,毕竟,少有人在有所顾忌之下,会为他出头,来难为我,且他如今对其他人而言,已然不压于一件至宝的价值了,所以……他忍下对我的怨毒,不去说出,为的是等待其他人也如他这样的下场。

    将冒头指引,让旁人怀疑白衣少年,这应该是其计划的一部分,如果我是他,那么我的下一步……”,苏铭看向那火魁老祖时,却见这火魁老祖身垩子一晃,竟以极快的速度,凭着其元神之体,生生的冲出了其所在的第六处平台,瞬间居然出现在了苏铭的平台上。

    这一幕,再次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道友若庇护老夫安垩全,老夫愿送出族群星辰,以做代价,且老夫对这第五烘炉很走了解,可以帮助道友少走弯路,不知道友意下如何?”火魁老祖在苏铭的平台上,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外人不知晓,但苏铭却是知道,这火魁老祖的一拜,其内心的苦涩与憋屈,必定是滔天一般。

    “祸水东移。”苏铭神sè如常,内心起了冷笑。

    这火魁老祖必定是与朱有财关系很不错,所以他不愿牵连朱有财,他最恨的是自己,故而如此,只要留在了自己身边,那么就可以将祸端引来,而其自身,就是诱饵,可以引诱他人的贪婪而来。

    他来之前,先是招惹了白衣少年,可以说第一个对其不放过的,就必定是这白衣少年了。

    并且他的举动看似突兀,但仔细一想,却又很是合理,毕竟苏铭是众人里修为最底的一个与如今修为减弱的火魁老祖,看起来似乎在伯仲之间,这符合众人眼里,他的选择。

    若是他选择了其他人庇护,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自寻死路。

    火魁老祖抬起头,看向苏铭时,目中带着一抹唯有苏铭能察觉到的疯所,这疯狂很好理解。

    这个局,若苏铭此刻拒绝,那么这火魁老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会选择谁灭杀了苏铭,那么他就心甘情愿的成为对方的器灵,这是付出了死亡的代价,来换取苏铭的同归于尽。

    可他毕竟还不想死所以,他的意思很明显。

    他在赌,赌的是苏铭无法瞬间将自己灭杀,赌的是会有人在他们之后踏入第一空间时,就跟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