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3章 苏铭的紧张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3章 苏铭的紧张

    ——    苏铭沉默,看着眼前这大汉,其右手抬起接过了散发浓浓绿意的三叶草,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查看此宝的冲动,苏铭神sè麻木的将其收起。

    “把龙海的魂,释放出来。”苏铭淡淡开口。

    那百丈大树所化大汉,没有丝毫迟疑,双目闭合间再次睁开时,其眉心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裂缝,这裂缝内一片漆黑,从里面有一团幽芒急速的飞出,那是一个元神,此刻在离开这大汉眉心裂缝后,立即化作了一个老者。

    这老者神sè激动,元神颤抖,内息的思绪如滔滔大浪掀起,一时之间万年来的一切种种全部浮现心头。

    他曾以为,自己一生就要这么的渡过,成为傀儡,直至死亡,甚至在那种没有zìyóu的活着中,就连死亡也都不受其控制,唯有漫长的等待,这种痛苦足以让一个人崩溃,这不是在厄苍的异地里那些人,他们毕竟还有记忆的画面来陪伴,毕竟还有一个希望摆在前方。

    可这老者却是一切都没有,如此的万年,若非他是掌缘生灭的大能,有着常人无法具备的意志,怕是早就已经迷失。

    “把你未完的誓言,弥补彻底。”来自苏铭的声音,打断了这老者内心的思绪,他元神之体漂浮在苏铭面前,闻言看去时,沉默了约莫两息的时间后,抱拳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老夫龙海,愿守护道友万年,以此报答道友救命之恩,此言为誓,言出必行!”随着其一拜,立刻苏铭的心神中,那方才还若隐若现的一丝联系,顿时清晰起来,融入其心神内。

    这联系尽管无法cāo控眼前这龙海老祖,但却已然成为誓言,若这龙海老祖并且遵从其誓。那么就会受到整个苍穹的压制,毕竟,这是他的誓言,是以其修为发下的誓言。

    实际上,苏铭之所以选择救下龙海老祖,其重点是此人来自……道晨真界。要知道苏铭夺舍了道空。更是也间接的获得了道空身上,道晨真界的气运,且随着他当年坏去了叶望的气运,使得其自身气运成为了唯一。

    如此一来,若是其他真界的修士誓言或许还存在着变数,可道晨真界之人,对获得整个真界宠眷的气运者发誓,则自然无法被轻易改动。

    看了龙海老祖一眼,苏铭大修一甩。立刻这龙海老祖的元神直奔苏铭这里而来,他没有反抗,而是任由自身被苏铭引动,在碰触苏铭身躯的刹那,已然融入到了苏铭的体内,踏入到了至宝身躯中。成为了这至宝中的第七魂。

    “玄家至宝……”龙海老祖双目骤然间闪动了一下,在那至宝身躯内,他立刻察觉到了四周其他几人的魂。

    “你知晓此物?”苏铭传出神念。

    “老夫当年去过一趟这玄家,与其祖有些交情,故而知晓此宝。”龙海老祖话语间,苏铭cāo控这至宝身躯,目光看向了其面前百丈大树所化大汉。

    这大汉始终恭敬的拜在那里。神sè中的狂热,始终浓郁。

    “你能否离开此地空间。”苏铭沉默半晌,平静说道。

    “无法离开,除非是您踏入到第五烘炉核心。成为了第五烘炉真正意义上的主人,且……修复好了第五烘炉,我等才可以外出。”大汉立刻说道。

    苏铭又沉默了片刻,向着大汉点了点头,于这大汉恭敬的目光里,苏铭转身,向着远处走去,一步之下,他走到了此地空间的出口边缘时,脚步顿了一下。

    但他还是没有回头,一顿之后,迈步踏入出口,进入到了空间裂缝里,消失在了这处空间。

    这一次空间裂缝中,流逝的千年寿元,苏铭没有去在意,他在踏入到空间裂缝后,就闭上了眼。

    在他闭目之时,他的脑海回荡起尘焚老祖曾经的声音。

    “那还在其妻腹中的婴儿,受到了诅咒……”

    “苏轩衣用尽神通,也只能让这诅咒不恶化,但却始终无法祛除……”

    “直至有一天,他带着其妻,离开了这里,不知去了何处……”

    “第五烘炉有两个主人,苏轩衣是第二个,但实际上,还有第三个主人,那是其子,可惜此人……一直没来。”

    苏铭在那空间裂缝内行走,他神sè如常,可闭着的眼,却是盖住了其内心因这些思绪产生的复杂,也盖住了其脑海内,如今回荡的方才那百丈之树所化大汉的声音。

    “老主人最后一次回到烘炉时,他带着疲惫,向着烘炉内所有存在,送出的意志内,通告了我们……让我们等待下去,他的子嗣,会在多年之后,降临第五烘炉!”

    苏铭神sè带着复杂,他睁开了眼,看着四周空间裂缝内岁月的游走,不在意自己体内寿元的消失,他的目中蕴含了明悟,可这明悟里的复杂,却是外人看不透的悲伤。

    他依稀间,似乎可以看到,在第五真界被四大真界联合于一起覆灭时,苏轩衣带着其妻,黯淡的借第五烘炉之力,离开了第五空间。

    在这神源星海内,他看着其妻体内的婴儿,不断地受到诅咒的折磨,看着其妻rì渐消瘦,哀伤入心,可他没有办法,他用尽了一切方法,用尽了自己的一切神通,也无法驱散自己孩子体内的诅咒。

    多年后,他带着妻子离开,他应该是找到了一种方式,可以让婴儿的诅咒消散,他带着激动,带着期望,走出了神源星海。

    可是,这过程的曲折,在他们路过道晨真界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道晨的贪婪,整个道晨宗的追杀,让已经在这些年来为了妻子,为何孩子不断付出修为代价的他,疲惫不堪,再加上要保护妻儿,他根本就无法散发出真正的修为。

    那一战……他的妻子死去了,哀伤至极,已然疯狂的他,仰天凄厉的长笑,那笑声里带着泪水,带着一股毁灭天地,崩溃苍穹的癫狂。

    他说出了此界塑冥的话语后,他……失踪了。

    或许……那个时候的他,也放弃了原本想到的驱散婴儿体内诅咒的方法,而是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这条道路,他应该是成功了,不然的话,为何他会带着疲惫,回到了第五烘炉,向着第五烘炉内的生灵,道出了那句话语。

    这句话可以清晰的表达出,他已经与其子分离,但他确定,他苏轩衣的儿子,必定有一天可以来到这第五烘炉内,可以在这里,找到他的痕迹。

    苏铭神sè内的悲伤,复杂中带着茫然,对于父亲这个称呼,他是陌生的,小时候在部落里,他看着其他伙伴都有父亲,可他没有时,他曾难过,曾问过阿公,可却没有得到答案。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被捡来的孩子,这尽管是孩童幼年的想法,可却伴随他数千年,直至如今回想时,还能感受到那个时候的自己,内心的羡慕与苦涩。

    他羡慕别人有母亲,有父亲,可他自己却没有。

    “他……当年与道晨一战后,妻子死去……他已经癫狂,但……为什么要回到第五烘炉……只是回来说出那一句话么,还是他选择了在这里……疗伤。”苏铭看着四周的空间裂缝,看着自身寿元生机的消失,沉默了。

    “若是疗伤,那么是否说明,他……如今就在第五烘炉内!”苏铭目中骤然间起了一抹奇异之芒,这个想法让他无法遏制自己的思绪。

    “又或者……”苏铭身子一颤,他还有一个猜测,这个猜测是基于空间裂缝内吸走的生机与寿元。

    “他当年归来时,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还抱着一具尸体,一具女子的尸体,那是他的妻子……

    他回到第五烘炉,将其妻子放在了核心之处,改变了第五烘炉内的结构,让尘焚族展开一场无尽岁月的计划,使得第五烘炉会时常开启,以此地的至宝,来吸引无数强者的到来。

    让他们在争夺至宝中,在穿梭空间时,送出大量的寿元,以此……来救活他的妻子!”苏铭身子颤抖,这个念头在他脑海内不断地回旋,直至成为了他意识里的一切。

    “这两个猜测,哪一个是真……”苏铭闭上了眼。

    许久,当苏铭的身体,从空间裂缝踏出,进入到另一个空间时,苏铭睁开了眼,他的神sè残留着复杂,目中的茫然,带着来自其心神的一种……紧张!

    这种紧张,不是因激动,不是因害怕,而是他想起了在西环异地时,在记忆的深处幻境里,感受到了那自己还是婴儿时,被一个女子抱在怀里,那陌生,但又温暖的感觉,那哪怕是死亡也要保护自己孩子的执着,烙印成为苏铭生命中,无法黯灭的痕迹。

    这陌生,这温暖,化作了苏铭此刻耳边,传来的轻声喃喃。

    “苏……”苏铭身子颤抖,他抬起头,不去看这个空间世界,而是看向苍穹。

    “是您么……”苏铭喃喃。

    =============

    酒店网络很差,出去才更新成功,让大家久等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