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5章 你已是我师弟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5章 你已是我师弟

    第四卷崛起神源第945章你已是我师弟

    一画未完,许慧已然心神震动,她怔怔的看着苏铭,她清楚的发现眼前之人竟在作画的第一笔后,整个人如变的空灵!

    这种空灵,是仿佛身影消失,甚至连气息,连灵魂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以许慧与苏铭这具修为分身的联系,居然也察觉不到丝毫。

    仿佛,对方坐在那里,但却好似不存在一样。

    又仿佛……他是与这山峰融合在一起,与这大地,与这天空,与这苍穹下目光可以看到的一切,甚至与那雨水,与那吹来风,完完全全的融入,不分彼此。

    这不是作画,这是……从风里,从雨中,从天空内,从大地上,从这苍穹的一切里面,去拓印这八荒。

    更是让许慧深吸口气的,是她眼中的苏铭,竟在踏入空灵的一瞬,整个人的修为骤然波动起来,以一种让她吃惊的方式,急速的攀升!

    从位界中期,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近乎无限的接近位界后期!

    这种修行,在许慧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词语。

    “顿悟!!”这是顿悟,除了这个词语,许慧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能让一个人,没有任何丹药,没有太多的修行,突然之间修为如此爆发。

    这让她想到其师尊当年,曾说过的一句话。

    “古人之修,主修心,不断地问着自己的本心,不断地去明悟天地至理,大也好,小也罢,修本心,如修本我。

    他们感悟天地,偶有顿悟之时,修为不可常理。

    如今我等之修,心已作半,术占半余,恐……再也没有顿悟之时。”

    许慧呼吸急促,但却很小心的没有打断苏铭的作画,她保持着微笑,让自己一动不动,她担心若是自己有了什么举动,会影响苏铭的顿悟,一旦从其内苏醒,将会丧失一次造化。

    她看着苏铭在那作画中,修为的波动越来越强烈,片刻后,山外雷霆轰鸣,雨水滔天,大地甚至都隐隐震动,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苏铭的上方,出现在那山峰的顶端,这漩涡向着四周横扫,卷着雨水,卷着山风,形成了一幕此地的异天。

    第九部的族人纷纷察觉到了这一幕,一个个抬头间在看向天空漩涡时,也都察觉到了来自苏铭那里,修为的波动。

    哗然之声刚起,便立刻被第九寞煞阻止,他怔怔的看着苏铭所在的地方,看着苏铭的身影,他的呼吸急促,他的神sè露出激动。

    “心变,这是……师尊曾的说的,他的弟子独有的……心变之术!”第九寞煞了解心变,知道这一刻对苏铭而言很是重要,故而不但压制了族人的哗然,更是神sèjǐng惕,亲自镇守八方。

    “不知我的心变……何时会到。”第九寞煞轻声喃喃。

    时间慢慢流逝,苏铭这一次的作画,如今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天空的雨渐渐稀少,风也慢慢微弱,许慧一直保持着动作,哪怕是雨水淋在了身上,也依旧一动不动。

    她的脸上始终微笑,只是她的目中却带着焦急。

    她焦急的不是自身数个时辰的不动,而是她看到苏铭的修为在这数个时辰内,共有七次冲击位界后期。

    但却全部失败。

    她深知,位界中期与后期之间,存在了一道壁障,这壁障很难突破,当年她之所以可以突破,是其师尊全力相助才勉强做到。

    但她相信,只要给苏铭足够的时间,对方必定可以突破位界中期,迈入位界后期,尽管她不知晓苏铭的修为为何给自己感觉时强时弱,但想来这必定是与其夺舍有关。

    只是如今……许慧可以感受到,雨水渐小,风也渐散,一旦这风雨消散,一旦这天空恢复如常,那么苏铭的作画,将会结束。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他依旧没有修为突破,那么这一次的顿悟将会终止,他需要下一次的造化,才可继续。

    这一点,苏铭明白。

    心变之术的每一次变化,可以让人的心产生蜕变,连带着魂以及自身的一切,都向着一个更高点前行,但……这种蜕变引动的修为,也还是存在了壁障,若是无法度过壁障,那么将止步。

    所以,苏铭选择了道空作为修为分身,实际上而言,这修为分身就如同一个容器,苏铭选择这个容器,就是为了让这壁障的存在容易突破。

    而所谓的资质,实际上从根本考虑,就是壁障的多少,厚薄来决定。

    所以,苏铭选择将叶望的气运废掉,将其气运败坏后,那么道晨真界多年来可以凝聚气运之人,便只剩下了……道空!

    这也是道空,之所以被道晨宗看重的原因所在。

    但气运是虚无缥缈的,很少有人可以将其看透且驾驭运用,就算是苏铭如今也做不到这一点,他只能去用自己的方式或是改变,或是推动,间接的来引导那冥冥中存在的气运。

    比如现在……

    轰!

    天空骤然出现了一声雷霆,这雷霆的轰鸣震动八方,回荡间,那本已快要消失的雨,居然又再次滔滔洒落,那本已经将要散去的风,在这一刻也重新的大作起来。

    雨没有停,风没有顿,一切,再次的更狂暴起来。

    这是气运么……或许是,或许就算没有所谓的气运,这场雨也注定了不会就此停下,但若是此雨连绵数rì……

    这,或许就真的是气运!

    第二天、第三天……直至第五天!

    五天的时间,大雨倾盆,不断地洒落大地,天空乌云密布,山风之烈,狂暴天地,许慧深吸口气,她的身体五天来,尽最大的能力去保持不动,不去扰乱苏铭的作画。

    终于在这第五天的黄昏之时,苏铭体内的修为再又一次的冲击下,他的身体内传出轰轰巨响,一股磅礴的修为波动,骤然在其体内爆发开来。

    那不是位界中期,那是……位界后期!!

    苏铭的修为分身,真正的踏入到了位界后期的境界,与他的噬空分身一样,直至此刻,苏铭才算是真正的迈入到了强者的范畴。

    任何一个分身,都可成为一方霸主,之前噬空与修为之身的重叠融合,使得他可以爆发出位界后期近似圆满的力量,可如今,他爆发出的,将是真正的位界大圆满的修为,这还不算神源之力。

    如果加上了神源,那么不在像之前沙漠里救许慧时,需要厄苍之力所化投影,方可战劫月,而今,不用厄苍投影,他一样可以与劫月一战。

    这还不算他的厄苍分身,若是厄苍投影出现,苏铭不知晓如今的自己,能具备什么样的战力,但显然,可与劫阳一战。

    如果,厄苍分身亲来,三大分身融合,以魂为连接,爆发出的战力将会惊天,这将是比当年苏铭从西环异地走出后,闯入yīn圣真界镇守范围时,还要强大!

    或许如今他还不能称之为掌缘下第一人,但只要再进一步,当他的所有噬空分身与修为分身到了位界后期大圆满,那么他就可以称之为,掌缘下第一人!

    若是他的厄苍分身吞噬了其他厄苍,这种战力还会倍增,这就是……塑冥族恐怖的天赋叠加。

    苏铭睁开了眼,亦或者说,他本就没有闭眼,如今睁开的,是其魂。

    天空瞬间安静,雷声不再,雨水消失,山风消散,晴空万里。

    苏铭看着手中的画板,其上雨幕绵绵,一缕娇影在内,风吹青丝,那笑容如存在了一个世界,让人看到后,会不由得也微笑起来。

    “谢谢。”苏铭抬头,看向许慧。

    许慧脸上带着微笑,那笑容与画面里的一样。

    ……

    总有离别之时。

    总有曲终人散的一天。

    苏铭苏醒后的第二天,他离开了第九部所在的山峰,离开了这片大地,离开了那第九部的近千族人,向他膜拜的身影。

    没有带走第九寞煞,但苏铭带走了一副地图,一副……当年围攻其师尊的神源星海内环四大尊族所在的地图。

    有仇,就一定要报,这是苏铭的原则。

    除此,他还留下了一句,让第九寞煞低下头,向着苏铭一拜的话语。

    “无论师尊怎样,我已把你当成了师弟。”

    这句话,让第九寞煞身子一震,他看着苏铭,看到了苏铭目中那睿智的光芒,似乎能看透自己的内心,渐渐地,第九寞煞神sè里起了难言羞愧之意,默默的低着头,但内心却是因这一句话,起了回荡。

    这是,苏铭的认同。

    苏铭当初在其师尊的雕像下,看到的五块石头,他当时就已然看出,那第五块,是后方入的,尽管看起来与其他四块没有区别,但……代表他们师兄弟四人的石头,是在师尊的脚下,第五块,是在脚外。

    这细微之处,让苏铭看懂了很多。

    他可以想象得到,很多年前的师尊身边,总是有一个少年,他渴望拜师尊为师,可直至天邪子远去,他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但他没有放弃,守护着部落,完成着天邪子临走时的要求,无怨无悔,甚至于这千年的成长,他自己都把自己当成了天邪子的弟子,在其雕像外,放下了第五块石头。

    所以,苏铭的那句话,他只说了半句,还有半句,留在了心底。

    这完整的一句话,应该是……

    “师尊不会收取第五个弟子,但无论师尊怎样,我已把你当成了师弟。”

    苏铭走了,这一次陪伴他的不是习惯了的孤独,而是许慧。

    向着神源星海的内环,向着那当年追杀其师尊的四大尊族,苏铭与许慧化作两道长虹,渐渐消失在了第九部族人的目中,也消失在了第九寞煞的眼睛里。

    “师兄……”第九寞煞喃喃,这是他第一次,在说出师兄这个称呼时,内心深处,没有泛起苦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