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1章 入地之门!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1章 入地之门!

    “拽铁链!”苏铭大吼一声,把许慧略推起的同时,松开了抓着铁链的手,他的身体向着下方再次的坠落而去,瞬蟜洌切┬琢槠肫氤逑蛩彰彰纳碛把兔辉诹松钤凇?

    铁链在急速的拽动,许慧傻傻的任由铁链带着快速的上升,她的眼中没有泪水,但却露出一股如没有了魂般的呆滞。【全文字阅读.baoliny.】

    铁链呼啸,没有了那些凶灵的追击,顺利的穿透了层层漩涡雾气,从这深渊内猛的被拽出时,许慧看到了天空,看到了山峰,也看到了铁链的另一头,握在朱有财的手中。

    还有另一边,黄眉大汉阴沉的神情以及嘴角的一缕鲜血,其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的短刀,此刀应是在其身上,并非储物袋,否则的话,不可能取出。

    “他……”铁链松开,许慧扣住山石,默默的低头,望着下方时,朱有财叹了口气,话语没有说完。

    “他不会死。”半晌,许慧轻声开口,似对朱有财言语,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喃喃。

    龙海老祖双目微不可查的闪动,之前他本可以出手,但却没有,毕竟救命之恩虽大,可他当初的誓言也是不小,若对方就这样的死去了,对他龙海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火魁老祖那里也是幸灾乐祸,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玄殇三人,也是暗自松了口气,苏铭对他们的威压,在无形中已然强烈到了能左右他们思绪的地步。

    “不死?这山峰的深渊充满了阴邪气息。更有浓郁死气,莫说是他。就算是我坠落下去,也是必死无疑。”黄眉大汉冷笑,淡淡开口。

    其他人尽管没有说话,但他们对于黄眉大汉的这句话,都很是认同,不过……年吟的坠落,苏铭的坠落,也使得他们的内心。对这山峰更为恐惧,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许慧没有开口,她望着下方的深渊,默默地望着,她的脑海始终浮现苏铭之前松开手时,对她说出的那句话语。

    她已经想好了,若苏铭始终没有出来。那么她会坠入深渊内,即便是变成那样的狰狞凶灵,也要与苏铭,同在。

    所以,其他人的话语,许慧没有丝毫反应。

    但很快的。黄眉大汉就神色一变,抬头盯着遥遥的山顶上方,不但是他,紫龙真人那里也是皱了下眉头,看了眼山顶后。若有所思。

    朱有财应该是第一个发现这奇异之处者,他看了眼许慧。想起了许慧之前坚定的话语。

    渐渐地,龙海老祖与火魁那里,也神色有了变化,最终当玄殇三人也都反应过来时,他们立刻面色难看起来。

    因为……之前年吟坠入深渊后,山顶的老者曾说出只剩下十一人的话语,按照道理来讲,他此刻应该是说出还剩十人才对。

    但他一直没有声音,这里面透出的含义,不由得让众人迟疑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山顶老者的话语始终没有出现,爬山依旧在继续,山峰的摇动,时而还是会更为剧烈的回荡。

    ……

    山峰下的深渊内。

    苏铭闭着眼,他的记忆停留在最后自己坠落下来时,被一群狰狞的凶灵围住,在阵阵剧痛中,他失去了意识。

    他在昏迷前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正在被撕咬。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他睁开眼时,他躺在一片浑浊的污水中,那水面时而有波纹扩散,阵阵腐朽的味道,弥漫在四周。

    “上天有道,入地有门,天之路可踏,地之遥可望。”一个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八方,让苏铭脑海一下子有了清明。

    他挣扎的站起身时,猛然间发现,自己体内的修为居然恢复了,但随着修为的恢复,让苏铭沉默的是,他看到自己的身躯……弥漫了无数的脓包!!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明白,自己变成了如之前看到的那些凶灵般一个摸样。

    但很快,苏铭就不再去思索身体的事情,因为方才的那个声音,让他有种熟悉之感,这熟悉不太遥远,仔细一想就可以找到答案。

    那声音,正是他之前在那山峰旁,听到的……那山顶老人的声音。

    苏铭站起身,双眼内露出一抹寒芒,若是在外界的话,他面对这老者根本没有什么优势之处,但这里……是第五烘炉,而他苏铭,是塑冥族的族人。

    冷哼一声,苏铭身子骤然而起,循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在飞到了半空后一眼看去,立刻就看到了在远处有一座石台,石台上有一朵黑色的莲花,莲花上盘膝坐着一个老者。

    在这老者四周,匍匐着十多只狰狞的凶灵,他们一个个神色露出痛苦,在膜拜中,那老者的话语回荡八方。

    “你等上天无了路,入地却开了门,我之术,分两仪……一为融苍穹之意而移山,此为柔。

    二为……霸天地念移山,此为悍……去吧,入地之门已开,你等可去追寻老夫霸之移山术。”老者淡淡开口,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其身后的虚无立刻雾气翻滚,隐隐间,大地轰鸣,苏铭在半空亲眼看到,这大地立刻化作了浑浊,全部都被雾气弥漫。

    一座巨大的山峰,赫然出现在了大地下!

    那是一座倒着的山峰,倒立在大地的下方,使人看去时,仿佛这大地不是大地,它完全是雾气组成,若是人倒着去看,可以看到屹立在雾气中的高峰。

    “镜子……”苏铭心神一震,这是他又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了当年在蛮族大地时,那种有关镜子的理论。

    如果把这雾气比喻成一个镜子,那么苏铭之前所在的山峰,是镜子外,而如今这雾气下的倒立山峰,则是镜子内。

    亦或者,两个正好是相反,外面的才是镜子内,如今苏铭看到的,才是镜子外的真正之山。

    看不透,分不清,亦或者一念之间可变化无穷。

    苏铭在半空望着那老者,皱起没有,盯着雾气下的山峰,露出沉思。

    与此同时,老者四周匍匐的那些凶灵,一个个立刻站起身,嘶吼中冲向雾气下的倒立山峰,他们的修为没有消失,而是在相互的疾驰中,那山峰立刻一震,在那些凶灵四周的山体立刻出现了十个光圈区域,那些凶灵齐齐向着光圈所在的地方临近,但它们的数量是十多,而光圈只有十。

    一场争夺的厮杀,瞬间展开,也就是片刻的功夫,但凡是光圈外的凶灵,瞬间发出凄厉的惨叫,身影消失后,出现在了那老者所在石台的四周,一个个抱着头,不断地哀嚎,仿佛在他们身上有某种让他们珍惜的事物,正在被快速的抽走。

    化作了一缕缕各种颜色的线条,融入到老者的身体内。

    余下的山体上那些凶灵,则是一个个嘶吼中再次的前行。

    “入地有门,但此门你等每一次失败,都要被抽走百年记忆,直至再没有记忆时,抽走你们的七情六欲,当七情六欲也都没有了,就是你们的生命。”老者淡淡开口,不去看那些哀嚎的凶灵,而是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半空中的苏铭身上。

    “欢迎你的到来,第五烘炉这一代的主人,老夫木牙。”老者微微一笑。

    苏铭望着老者,没有说话。

    “这个游戏,你想要参与么?如果不愿,留下你千年记忆,七情六欲中老夫取走三种,随后看在你父亲的份上,可以让你滚出这里。”老者微笑,只是那笑容在苏铭看去,充满了一种邪异,那目中的冷漠,是对众生的无视。

    “为何不愿。”苏铭盯着那老者,半晌之后忽然脸上也露出了微笑,那笑容同样带着一股邪异,更是在其身上出现了一些细微的青筋,这些青筋看似如常,但实际上,那是厄苍的脉络!

    厄苍一出,顿时苏铭身上的邪异立刻化作了一股邪恶,这邪恶的气息扩散八方,卷动此地雾气,在苏铭的身体外,形成了一个转动的漩涡。

    那老者原本微笑,神色如常,可在看到苏铭这笑容以及那邪恶气息的刹那,他的双眼猛地一亮,身体更是直接站起,望着苏铭,目中快速的闪动了几下后,他蓦然的大笑起来。

    “好,老夫一生只佩服一个人,但也极为厌恶此人的冥顽不灵与那可笑可悲的愚忠,此人就是你的祖父,与老夫以及陆压齐名,第五真界三大轩尊之一的你们塑冥族的老祖。

    没想到,他的嫡系后人里,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个,敢夺舍厄苍这种秉承天地邪恶而生,再进一步……就可以踏入噩生的奇葩!!

    你的父亲莫非就没告诉过你,灭生老人歌谣内的九大生命,是塑冥族绝对不能去夺舍的存在么!”老者大笑中,那开心的样子不像做假,其大袖一甩,立刻在苏铭的身前,下方的雾气猛的翻滚向外扩散开来,露出了一个通道入口。

    “入地之门已打开,老夫期待你……成为我木牙的传承者,你若能成功,老夫不但传你移山之术,更送你一场……大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