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976章 他,是尘焚族人么?

第976章 他,是尘焚族人么?

    第五真界消失了多少年,无人知晓,那是悠久古老的岁月。

    尘焚族在神源星海存在了多少年,或许,就是第五真界消失年月的计算。

    那么,道晨真界的道晨老祖,闭关了多少年,甚至当年那带着怀孕的妻子路过道晨真界,被道晨宗追杀的男女二人,距离现在又是多少年。

    那妻子重伤,临产将至,含笑死亡的身躯,在被那男子抱着时,凄厉至极吼出的一句……”,此界塑冥口”

    距离现在,又是多少年!

    苏铭心神震动,种种念头浮现在心神内,立刻被他以修为封锁,让玄殇四人乃至许慧都无法看出丝毫。

    “时间上不对……,他们……,应该不是随着第五烘炉离开了第五真界……。”苏铭内心喃喃,可却带着不确定。

    因为,他自己甚至都不知晓,自己……,存在了多少年。

    “你还是一个孩子,不会知晓塑冥这两个字。”尘焚老祖的话语,传入苏铭耳中,让他强行的压下内心的那一缕复杂与惆怅。

    他早已经可以确定,那当年大乱道晨真界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而那怀孕临产的女子,就是自己在西环异地内,在那记忆的深处看到的,抱着自己,哪怕是死也都保护自己的母亲。

    只是,他不愿去思索,不愿去想,不愿去让自己陷入那可以迷失的漩涡内口

    关于爹娘,关于亲情,或许曾经出现过男子含笑看着女子,女子低头望着鼓起的腹部,那抚摸在其上的手,是男子的,也是女子的,那里面带着期望,带着慈祥带着美好,带着苏铭一生中没有得到的来自爹娘的温暖。

    亦或者说,温暖来不及临近就悄无声息的就走向了穷途末路,到头来终究只不过是一场山河永寂,岁月天涯,落寞如雪。

    寂寞天人,流年在指缝间划过,记忆在蜕变中沉浮,心在现实中逃避,梦在暗夜里忧伤。

    这就是苏铭对于爹娘的记忆,还有那不愿去想的苦涩与一悲…,符合他现在这个身份的怨气!

    他怨的不是死后都抱着自己的母亲,怨的不是那已经癫狂而亡的父亲而是……,将这一切造成的道晨宗!

    所以,他夺舍道空,因为单纯的毁灭道晨宗不足以宣泄苏铭的怨气他要祸乱此宗,要成为此宗之主到了那个时候,他要微笑着,带着整个道晨宗掀起一场毁灭的风暴。

    甚至他若有子嗣,他甚至会选择不毁灭道晨宗,而是把这个道晨宗,变成了一个他苏家世世代代……,可以夺舍的圈笼!

    “塑冥,那是一个第五真界内,最强的族群…。”尘焚老祖的声音缓缓传来让苏铭被掀起的心神,慢慢回到了现实。

    “第五烘炉就是他们塑冥族锻造出来,而我们尘焚族,实际上……,也是塑冥族创造。”尘焚老祖神sè内有些复杂,诉说着他知晓的故事。

    “第五烘炉,一共有两个主人,第一个,是当年的塑冥老祖,不过在那场浩劫之下,他已经陨落,第二个族人,是其孙苏轩衣,也是塑冥族内,除了塑冥老祖外,第二强者。

    原本,还有第三个主人,那是苏轩衣之子……,但此子,一直没有到来,于是,第五烘炉也就一直没有第三个主人。”

    苏铭听到这里,再也无法掩饰神sè的剧变,其身子颤抖,面sè不断地变化,这一幕被尘焚老祖看到后,没有多说,而是继续传出话语。

    “当年的第五真界之劫,塑冥族被灭族,唯独这苏轩衣带着其怀着身孕的道侣,以第五烘炉打开了八荒封印,从第五真界逃出时,出现在了神源星海的内环中。

    他们在这里居住了很久很久,解开了第五烘炉,让我尘焚族外出,我们尊其为主,在这神源星海内,代代生存。

    他想要化解其妻体内胎儿的诅咒,那是来自…,轩尊的诅咒,让塑冥族血脉断绝的诅咒。

    这诅咒,让这胎儿死亡,但苏轩衣的修为,却是不顾一切的来维持那胎儿的一丝生机,直至很久很久,他们外出了一次,便……,再也没有回来口”尘焚老祖轻声说着,声音回荡四周。

    苏铭沉默。

    “如此强大的族群,因何消散?甚至连同第五真界,也都消失在了苍穹内。”许久,苏铭问道。

    “那是岁月里悠久的故事,我不清楚,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团烘炉内的火,尚没有自己的意识口

    不风…”尘焚老祖看向苏铭。

    “我有了意识后,听之前的几任老祖说起过一些,此事……,与轩尊有关,与……,极限有关,与……,数量有关,也与古魏…,有关。”

    苏铭双目一凝,这是他心底一个极大的疑惑,当年的第五真界,为何会被四大真界联手毁灭,尤其是对塑冥族,更是将其灭族。

    原本苏铭认为,这里面或许与塑冥族的天赋有些关联,但此刻听到尘焚老祖的话语,苏铭忽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

    既然此事涉及到了轩尊,那么就必定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四大真界的四个轩尊全部都在引导此事的发生。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超脱了掌缘生灭的轩尊,如此在意,如此去执着的要将塑冥族毁灭。

    数量,极限,古魏,这三个词语,回荡在苏铭的脑海内,可却无法联系在一起。

    多少的数量,又是谁的极限,必须要毁灭塑冥族,而这里面又为何会与已经灭亡的古魏,也牵连到了一起。

    “好了,这些有关我们尘焚族的往事,你是需要知晓的,现在,我带你去第五烘炉,至于能否在其内找到第五石,就看你的造化了。

    第五烘炉经过这些年的变迁,其内变化很多,也出现了一些其他的器灵幻化之物,存在着极大的危险,不过你是尘焚族人,在天然上存在了优势。

    但……,一旦烘炉开启,不可能只是你一个人踏入,因会掀起一场横扫整个神源星海的火海,如此一来,会有一些神源星海的大能之辈,亦或者是外域的修士,也会急速的赶来。

    你确定,还要去第五烘炉么。”尘焚老祖看向苏铭。

    苏铭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口

    尘焚老祖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铭一眼,右手抬起一挥之平,立刻苏铭四周的火焰顿时向后猛的一倾斜,使得苏铭的身躯显露出来。

    紧接着,尘焚老祖大袖一甩,立刻天地sè变,风起云涌,如时空变化,天幕可见云层如流水般急速而过,这一幕,如替换了苍穹,如改变了大地。

    苏铭明明觉得自己没有动,甚至那尘焚老祖也是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可……,当这一切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后静止下来时,苏铭赫然发现,这里……,已经不在那尘焚族的大地上。

    四周是一片虚无的星空,死寂中没有丝毫声息,唯独在前方,有一图巨大的火焰,这火焰之大,当人看去时,可以占据全部瞳孔。

    无边无际,火焰无声无息,也没有热浪扑面,甚至在苏铭感觉,前方那庞大的火焰,仿佛是虚假的,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

    苏铭双目一缩,他首先震动的是尘焚老祖刚才展开的挪移,这种挪移他前所未闻,显然……,这是掌缘生灭才具备的神通。

    “那是斗转星移之术,若你有一天到了掌境,也可做到口”尘焚老祖看了苏铭一眼,仿佛可以看出苏铭的内心,淡淡说道。

    “这里,就是我尘焚族守护的第五烘炉所在,看起来很近,但实际上极为遥远,就算是万年飞行,也无法走近。

    踏入其内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第五烘炉的主人,另一个……,是需要将其打开,让外火倾泻开来,如此,就可进入第五烘炉。

    开启烘炉需要三天时间,外火扩散整个神源星海之时,会引起浩劫,需要半个月的功夫,你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准备,当外火的颜sè变成了紫sè时,就可以进入烘炉了。

    记住,先是赤sè,后是蓝sè,随后才是紫sè,最终会变成黑sè,当化作黑sè火焰时,任何置身于这火海内的生灵,都会死亡。

    你在这里等着好了,我回去就进行烘炉的开启。”尘焚老祖再次看了苏铭一眼,转身间,其身影隐隐消散。

    苏铭望着远处的第五烘炉,双目收缩间,沉默不语,但其内心却是念头百转,仔细的分析着尘焚老祖的那些话语以及他数次那大有深意的目光。

    渐渐地,苏铭双目内突然的露出了一抹jīng芒。

    此时此刻,在尘焚族所在的雾气核心之地,那里的大陆上,万丈高塔之上,尘焚族老祖身影凭空走出。

    在这高塔上,还盘膝坐着一人,此人中年,正是那尘焚族的族长,他看到那童子摸样的老祖后,立刻站起身,恭敬的一拜。

    “开唐烘炉!”尘焚老祖淡淡开口。

    那中年男子一愣,看向尘焚老祖时,迟疑了一下。

    “尘焚族人,此生不可重回烘炉,这是先祖的族规,他…,既然受到老祖重视,我可以让出族长的位置,只是若他进入烘炉,立刻就会重新化作火灵,此事……。”

    “他,是尘焚族人么?”尘焚老祖沉默片刻,轻叹一声,话语之意悠长,让那中年男子面sè骤然一变。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