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3章 九死之命

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733章 九死之命

    苏铭的话语余音还未消散,那巫族的大巫公身躯随之崩溃,这种状态的大巫公,与苏铭之间相差太大,苏铭眨眼就可杀之。网

    他手中的杀剑上,没有丝毫的鲜血,可见这死亡了两次的大巫公,其存在并非真正的血肉,而是介乎于虚幻与血肉之间的奇异存在。

    “九死之术,当年苏某与师尊还有那离龙上人曾将这巫族大巫公连杀九次,这才让其沉睡……”这不是苏铭这一世的记忆,这是他在那多次的轮回中,上一次的记忆。

    脑海浮现那一世记忆时,苏铭前方的虚无里,一股比方才更为强大,隐隐超越了蛮族的蛮魂大圆满,巫族绝巫之境的气息,轰然的爆发出来。

    随着其爆发,一个并非完全干枯的拳头,骤然的从虚无内伸出,直奔苏铭的胸口一拳快若闪电的轰来。

    轰隆巨响蓦然的回荡之时,那拳头在临近苏铭身体七寸之远时,咔咔之声随之回旋,却见阵阵寒冰立刻在那拳头上滋生,瞬间弥漫,使得这整个拳头直接成为了冰雕。

    与此同时,在那拳头之后,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其身从虚无内一步迈出,他的头发并非完全白发,而是夹杂着些许黑发,其身躯也并非干枯如骨,而是强壮了一些,他正是第三次复活的巫族大巫公。

    他的身躯,他的气息,他的生机,似随着其年纪的回春而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此刻走出之时,随着其全身气势的爆发,立刻让这四周虚无产生了一层层波动。

    “阁下既说是老夫旧识。你,是谁!”大巫公收回冰冻的右手,看都不看手臂上的寒冰,一甩之下,立刻怦怦之声扩散,一股黑芒从其体内散出要去摧毁这寒冰。

    可任凭那黑芒如何覆盖。也始终无法让那寒冰出现丝毫的融化,反倒是更快速的蔓延开来。

    只至此刻,这巫族大巫公才面色蓦然一变。

    他内心咯噔一声,对苏铭更为忌惮起来,他的第一死、第二死本就虚弱。被杀也在他意料之中,他的功法本就是九死越强。

    但这第三次复活,已经初步的展现了他的强大,可就算是这样,竟无法让这手臂的寒冰融化。这让他在内心一震的同时。神色露出谨慎。

    他存活了太久的岁月,可任凭他如何去思索,也找不到一个身影能与苏铭去重叠,这让他对苏铭所言,很是迟疑。

    “你会想起的。”苏铭淡淡开口,身子向着老者迈出一步。他一步落下的同时,这巫族大巫公双眼杀机一闪。其身一晃之余,左手掐诀。在身前急速变化之下,一声声复杂难懂的咒语,从其口中立刻传出。

    可几乎就是在他咒语回荡而起的刹那,苏铭手中杀剑在身前一横,左手双指于剑身抹去到了剑尖的位置时,轻轻一弹。

    一声清脆的剑鸣骤然回荡,在那剑鸣内更是蕴含了一股嗜血的嘶吼,那是剑灵的咆哮,这剑鸣之声扩散,顿时打断了巫族大巫公的咒语之音。

    在其咒语顿住的一瞬,苏铭手中杀剑抬起,向着老者斜挑而削,一抹剑光划破天空之时,苏铭手中杀剑划出一道弧形,剑尖指向身体右侧下方。

    他前方数十丈外那巫族大巫公,身体蓦然一颤,骤然分成两半,崩溃开来。

    他无法去反抗苏铭这杀剑之威,甚至连抵抗都难以做到。

    修为的差距,在本身就已经无敌于此界的苏铭面前,变成了生死的距离。

    “这是第三死。”苏铭平静的望着那大巫公死亡的地方,手中杀剑消失,大量的紫气在其身体外凭空出现,这些紫气瞬息凝聚在苏铭身上,形成了一套紫色的铠甲,将苏铭的面部包裹在内后,如戴上了一张面具。

    苏铭的右手抬起,向着右侧虚空一抓,立刻紫气轰然凝聚,在他的手中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长枪,这长枪通体紫色,一股无法形容的血腥杀戮,在这葬邪枪上散发出来。

    几乎就是这葬邪枪出现的瞬间,一股属于大巫公的,比方才还要强大了不少的气息,轰然的出现在了这天地之间,这股气息的强大程度,已经无限的接近了蛮族的命修,接近了那巫族绝巫之后的空之境界。

    但,也只是接近而已,并非是真正的达到,对于苏铭而言,这样的修为距离他此刻的境界,差之很远。

    “比当年之时,要强大了一些,我记得当年是在第六死时,才爆发出了类似的修为。”苏铭平静的开口,当年的一战若非是师尊天邪子展开了一种奇异的术法,将三人修为联系在一起,催动了一张纸符,将这大巫公一举连续灭杀了四次,终结了那场战斗,否则的话,要让这大巫公沉睡,很是艰难。

    在那大巫公这极为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的一瞬,一个虚幻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骤然的从远处凭空出现,直奔苏铭刹那而来,其速度之快如一道残影,蓦然间就临近苏铭不到三丈。

    这身影速度虽快,可在苏铭目中他清晰的看到,这身影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身躯强壮,充满了力量之感,那双目内的月牙之影如今快速的闪动。

    苏铭神色平静,在那大巫公来临的同时,他手中葬邪枪蓦然的抬起,向前一刺,这一刺之下,虚空如要爆开,属于苏铭的命修气息随之轰鸣的同时,他的枪尖不但碎裂了虚无,更是在那枪尖的位置,散出了大量的寒气,竟使得这一片区域,飘起了雪花。

    这是苏铭的意魂,这是他隆冬的命格,在这一枪中扩散,与那来临的大巫公,在半空轰然的碰触到了一起。

    可就在碰触的瞬间,那化作了中年男子的大巫公嘴角忽然露出恶毒之意,还没等枪尖来临,他双眼寒光乍现,体内爆发出了毁灭之力,竟选择了自爆!

    自爆身躯,换来更为强大的波动,掀起的毁灭将超越他在没有自爆前的全力一击,以这种极端的方式,以自己还可以复活的优势,展开这一种灭杀的举动。

    实际上,在自爆的那一刹,他已经完成了第四次死亡,他的意识正快速的离开这爆开的身躯,去凝聚第五次的复活。

    苏铭冷哼一声,右手长枪去势不变,但左手却是抬起,手背向下,手心向天,淡淡开口。

    “过去与未来之间,是宿命。”随着苏铭的话语,在那长枪与自爆的大巫公于轰鸣中掀起的毁灭波动相互碰触的瞬间,苏铭的左手向着那自爆的大巫公,蓦然一挥。

    这一挥之下,一股规则之力的改变,骤然的在那大巫公自爆开来的身上浮现。

    “你既要寻死自爆,那么就多爆几次好了。”随着苏铭的话语,那大巫公身躯于轰鸣间自爆的趋势,蓦然的一顿,更是直接倒卷,从崩溃开来的状态中如时光倒流般快速凝聚,重新化作了身影后,带着一缕恍惚,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意识竟在这如时光倒转中被强行的留在了身躯上,无法离开。

    无法离开之下,如今这身躯,就赫然的成为了他第五次的苏醒,这是他在悠久的生命中,首次遇到的骇然之事,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丝毫经历。

    在他这震惊中,在那身躯不受控制从崩溃自爆恢复的同时,他的身躯竟再次的自爆,这不是他想要的,这是在苏铭控制过去与未来的变化间造成的。

    一股恐惧之意在这大巫公心中疯狂的滋生时,他的身躯轰然的崩溃爆开,意识消散,这是第五次死亡。

    但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他的意识再次清醒时,还是在苏铭的面前,还是在那恐怖的时光倒流规则之下,还是去……进行了自爆。

    第六次的死亡。

    第七次的死亡。

    直至大巫公第八次死亡,自爆与意识消散的刹那,大巫公传出了不顾一切的嘶吼,在那嘶吼下,在那意识将要散去时,他的身前突然的出现了一张纸符,这纸符闪动间,将其意识蓦然的抽出,融入纸符内,强行冲出了苏铭的宿命轮回,消失在了半空。

    “你终于将此物幻出。”苏铭双目精光一闪,几乎在那纸符消失的同时,他的左手蓦然间抬起,向那纸符抓去,可在碰触这纸符的瞬间,却是一把抓空,如此纸符根本就不存在。

    “老夫的至宝,无数年来多少人想要抢夺,但无一能碰触,你岂能例外……”从那即将散去的纸符内,传出了大巫公低吼的声音。

    眼看其已经消失了大半,苏铭眼中寒光乍现,不去理会那大巫公的声音,左手之上顿时有寒气弥漫,如冰雕一般,这是苏铭把他的命格与意魂,全部都凝聚在了这左手之上后,左手再次向那纸符抓去,这一次,在他的左手碰触这纸符的刹那,苏铭的脑海传来一声轰鸣。

    那轰鸣是一个声音在仰天咆哮,吼着四个字。

    “九死之命!”

    苏铭双目一闪,他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个声音,是因自己不是寻常去抓,而是以自身的命格,去碰触造成。

    “你……你……”一声带着无法置信的嘶吼,蓦然间从那纸符内传出,那嘶吼中更有凄厉之音,透出骇然。(网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