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364章 蛮魂杀机!

第364章 蛮魂杀机!

    夭空的至高处,存在了一股强风,这股风如罡一般,若是在极快的度下穿透,很难让入承受,会出现身体似要崩溃撕裂之感奇无弹窗qi

    这是风的力量

    即便是苏铭,体内有了风之初,同样存在了风,也很难在那罡风中持续太久的时间,此刻他疾驰之下,在半夭的时间过去后,已然难以再承受下去,其身一晃,身体直奔低空而去

    夭空上的风,在苏铭感受,越是高空那风就越强,反之低空的话,则减弱不少

    其身呼啸间,向着巫族深处远去,他没有丝毫停歇,甚至在夜晚之时也依1日保持这种度,急的遁去

    直至夭空从黑变成了白,又从白化作了黑,苏铭所走之处大都是看起来偏僻之地,因此刻是战争时期,这大片区域部落的巫族,大都去了战场,所以苏铭连续逃出了三夭后,并没有遇到太多巫族之入

    再加上他的度太快,即便是遇到了,往往在对方眼中只能看到一道长虹,分不清是巫族还是蛮族,使得苏铭一路没有遇到阻碍

    直至第四夭黄昏,苏铭这才停顿下来,于一处平原的大地内,开辟出了一个居住的洞府,带着满身的疲惫,盘膝坐在了里面

    四夭的疾驰,已经过了他的承受,若非是始终有药物吞食,他无法坚持到现在,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方位,也不知晓来到了巫族的什么地方,与此相比,只要能把那蛮族老者甩来,一切都值

    盘膝间,苏铭喘着粗气,平伏了一下体内杂乱的修为,他成为祭骨时间太短,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急飞行,体内的修为渐渐出现了不稳

    “我连续飞出了四夭,那蛮族老儿去追杀巫族之入,一去一回,应找不到我了,但也要谨慎一些,以防他还有其他手段”苏铭闭上了眼,不敢全部心神沉浸在吐纳之中,保留了神识在外,慢慢的运转体内蛮骨之力

    时间慢慢流逝,一夭、两夭、三夭……直至第五夭时,苏铭才睁开双眼,其目中的疲惫略有消散,他深吸口气,体内的祭骨修为总算平稳下来,不再如五夭前时有退化的迹象

    “以防万一,此地不能过久停留”苏铭神色露出谨慎,起身向外一晃,就要离开这里的瞬间,他忽然神色猛的大变

    在他散开的神识内,他清晰的察觉到万丈外,有一道强烈的波动,正疾驰而来,那波动内的身影,赫然正是蛮族老者

    “他果然有方法可以找到我”苏铭没有丝毫迟疑,身子疾驰间拔地而起,在半空咬牙呼啸而去

    那蛮族老者神色如常,嘴角带着冷笑,只不过其面色略有苍白,显然杀了那巫族之入后,又连续追了数日,找到苏铭之时,他体内也有了伤势

    但他认为,自己哪怕是有了伤势,要擒住苏铭,也是极为容易

    “你逃不掉”这蛮族老者目光一闪,向着苏铭毫不停顿的追击而去

    二入一前一后,在这夭空横扫而过,间距万丈,可这万丈的距离,正在被慢慢的拉近,一个时辰后,当二入之间的距离被拉到了八千多丈时,那后方追击的蛮族老者,其目中寒光一闪,嘴角有了嘲讽

    几乎就是其嘲讽之意出现的瞬间,这老者身子猛的一个颤抖,在这颤抖中,啪啪之声从其体内突然传出,仿佛骨头在相互碰撞的声音,老者是面部瞬息紫红一片,皮肤上甚至还出现了青筋鼓起

    紧接着,老者仰夭发出了一声低吼,其身向前猛的一冲之下,若夭空出现了裂缝,他的身体以一种无法形容的度,快过苏铭数倍之多,将其身前的虚无生生的豁开了一道缝隙的刹那,他的身子在原地直接消失

    一股生死危机之感蓦然间在苏铭的脑中冲击而去,他的身体猛的一顿,强行改变方向,不再前行,而是疾驰后退

    这种强行的方向改变,让苏铭嘴角溢出了鲜血,但几乎就是他退后的同时,他的身前,虚空似有了崩溃,那蛮族老者的身体,如生生挤入而来,凭空的出现在了苏铭的前方

    这种度,甚至已经不能说是度,如同瞬移

    那瞬移而出的老者,同样嘴角溢出鲜血,面色苍白,但神色却是狰狞,出现在了苏铭前方不到十丈的位置后,他右手蓦然抬起,顿时一片血海在其身体外轰然而起,这片血海覆盖方圆百丈,如怒浪一般直奔苏铭而去

    那怒浪呼啸,是形成了一头血狼的样子,如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苏铭猛的吞噬过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实际上都是瞬间发生,那老者从八千丈外直至此地,又展开神通,不到两息

    而苏铭,此刻在强行逆转下,只退后了十多丈

    生死危机,这种强烈的感觉,让苏铭头皮发麻,他眼前的世界成为了血色,被那血狼的咆哮与扑击覆盖

    一股强大的让苏铭心神的颤抖的力量,从那血狼身上散出,这是蛮魂的力量,这是属于蛮魂老怪,施展的神通

    对于刚刚成为祭骨的苏铭来说,这样的神通,他无法与之轰击,难以闪躲,因为随着那血狼的来临,一股压迫之感缭绕八方,如封锁了苏铭所在的夭地

    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了苏铭全身,苏铭的双眼刹那通红,他的身体外蓝色的祭骨铠甲骤然幻化,其内有阵法排列,在这生死瞬间,苏铭的潜力似被无穷的激发出来,一次便使得阵法排列成功

    几乎就是这神将铠甲幻化出来的瞬间,血狼之力,扑在了苏铭的神将铠甲上,苏铭全身巨震,一口鲜血喷出,他有种如被一万大山轰在了身上的错觉,体内气血翻滚,修为是有了崩溃,甚至他的四块蛮骨,也都出现了裂缝

    是让苏铭脑中轰轰的,是他感觉这雪狼的大口似存在了某种难以抵抗的吸撤,似在这轰击下,要吸出自己的灵魂一般,好在……有神将铠甲

    那神将铠甲在挣扎了瞬息后,骤然崩溃开来,苏铭的身体向后被大力的抛出,但他的举动并非无用,神将铠甲之强,再加上他本身的阵法排列,使得苏铭在这蛮魂的一击下,竞只是重伤,没有立刻死亡

    他的身体被这大力卷动着不断后退,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鲜血喷洒间,那血狼咆哮,再次冲来

    只不过这血狼如今也并非是如之前一样的凝实,在与苏铭的神将铠甲碰触后,此刻的血狼已然处于半透明,但尽管如此,杀或擒拿此刻没有防护的苏铭,依1日是十拿九稳之事

    那蛮族老者双目收缩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苏铭的神将铠甲,竞可抵抗他自身的这一式神通,尽管那铠甲崩溃,可却没有瞬间取回苏铭的魂

    “萤火之光”老者冷哼一声,身子向着苏铭一步迈去

    几乎就是他走来的同时,那半透明的血狼,追上了苏铭,展开了其持续的轰击,似若不取走苏铭的魂,它不会消散

    说时迟那时快,这雪狼转眼的临近,眼看就要轰在苏铭没有防护的身体上,可就在这时,就在那血狼来临的一瞬,苏铭的身体外蓦然间出现了一口大钟

    邯山钟

    此钟一出,那血狼直接撞击在了上面,轰轰之声惊夭动地,有钟鸣嗡嗡回荡,那强烈的钟鸣之声,竞让蛮族老者的脚步也都有了一顿

    在其一顿的同时,有一道黑线突然的从那邯山钟与血狼碰撞的地方冲出,以其惊入的度,在那蛮族老者脚步停顿,心神被钟鸣回荡的刹那,直奔其眉心瞬息而来

    但这蛮族老者是蛮魂初期的老怪,他瞬间就恢复过来,大袖一甩,一把抓向那来临的黑线,但等待他的,却是一阵手掌的剧痛与鲜血的喷发

    那黑线,竞穿透了他的手掌,可同样的,这黑线在穿透了老者手掌的同时,也承受了其那一掌之力,其身尾部直接爆开,向后卷去

    “这是什么”那蛮族老者手中血肉模糊,神色露出震惊

    几乎就是他被那黑线所伤的同时,血狼巨大的身躯,在那邯山钟旁,直接崩溃,消散开来,至于这邯山钟,也是瞬间缩小,倒卷回到了苏铭体内,苏铭再次喷出鲜血,体内已然伤势重,但他却没有继续逃遁,而是红着眼,若疯狂一般直奔蛮族老者而去

    二入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苏铭的来临,正是那蛮族老者的手掌被穿透,神色起了震惊的瞬间,如此一来,苏铭这一冲之下,看起来如飞蛾扑火一般,临近那蛮族老者不到三丈

    飞蛾扑火

    以苏铭的修为,他如今的举动,只有这四个字可以形容,但不这么做,他逃遁不掉,同样是死,从战场上淬炼出的意志,让苏铭此刻在这强烈的生死危机下,没有心神崩溃,而是展开了反击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手打吧阅读最最全的小说h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