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我很好,谢谢大家

我很好,谢谢大家

    那青年呆呆地望着慕容天宇,哪会想到这矮矮瘦瘦的青年能随意提起上千斤的木桩。

    慕容天宇很欣赏这青年的xìng格,有心助他一臂之力。他一手接过木桩,另一手将青年提了上来,随手将木桩河中。他lou了这一手,围观的人都惊得不敢出声。慕容天宇对青年笑道:“这位大哥,果然是好汉!”

    那人笑道:“没有我青湖帮的允许,这桥不能修,也不能让任何人在这桥上过桥,要过桥,就到上游,我们已在那边准备好船只。哈哈,当然,你们不坐船也行,反正你们再往上游走多20余里,那里就有桥让你们通过!”

    慕容天宇已大概明白这青湖帮的用意。村民宁愿huā1钱银子过桥都不坐他们的船,显然他们的船收费更贵,这桥恐怕也是青湖帮所截断的。

    突然,对岸有人叫骂:“滚快,快滚开!”慕容天宇望去,只见4个武者打扮的人将对岸的人驱散,喝道:“喂,小子,谁允许你在这送人过桥?”那青人理直气壮,道:“我送人过桥,你情我愿,还要谁允许?”

    那青年托着马车,一步一个木桩,那双臂的青筋冒起,肌ròu鼓动,居然被他托了过去。慕容天宇暗暗惊骇。这青年显然不懂武艺,他托着这么重的竹棚,全凭一身的巨力。

    慕容天宇往北前行,一路上除了发足狂奔,兴之所致,便chōu刀演练董日先所传的《神刀诀》,每一次演练,都有新的体会。遇到山明水秀的地方,便停足观赏,晚上在荒野休息,苦练入微之术,20余天,他已奔跑了数千里,越过常山郡,来到圣灵大陆的边缘。

    慕容天宇仔细一看,原来桥中间已断了一截,至少有7、8丈宽。那断开的河面下,布满木桩,一赤着上身的青年,手举一竹棚,托着行人一个一个地送过河面。

    那青年大怒,一舞竹棚,将散开的竹棚往旁河上扔去。这一扔,居然扔出近10丈。上面的人双脚踏着竹棚,想借力跃回桥面,但这近10丈的距离,他轻功再高也不可能一跃而过,连人及散开的竹子落到河中。

    次日一早,慕容天宇便与梁颖心及林静君说明一切,二nv当然不想与慕容天宇分开,但她们也知慕容天宇的用意。只有独自上路,才能专心练功。

    慕容天宇见他马步沉稳,托如竹棚,上面的人居然并不晃动。要知道这竹棚,至少也有三、四百斤,上面的人算上货物,就有五百斤以上。但这青年举步若轻,来往接送,居然毫不气喘。慕容天宇大感兴趣,钻进人群内挤上桥,走到断桥处,只见上面写着:过桥一人1钱,一马5钱,马车10钱。

    慕容天宇道:“这位大哥,以你这样的巨力,为何要在这里求生呢?”

    林静君嗔道:“好呀,练功吧,我也去练功,我等会就约父亲出来,教我天级魔法,到时,我还要欺负你宇哥哥!”

    那青年望了望马车,笑道:“没问题!”那人便驱车上前。

    不久,慕容天宇便发现远处有一座桥,走近一看,这桥是一座简陋的木桥,只有丈余宽,只是桥两边都围满了人。

    这时,正有一人驱马车前来,马车上装满水果,那人叫道:“喂,我这马车有千余斤重,你托不托得起呀!”

    常山郡是道武派的势力范围,只是大多在荒野中行走,且他实力过人,要避开道武派的耳目并不难,所以一路倒也相安无事。

    慕容天宇收拾好行李,拿了些银子,与单风、梁颖心、林静君、武天通等挥泪而别。慕容天宇这一行,除了衣衫、银行及残刀外,连马匹都不带,他此次前往神武大陆,最主要是增强实力,他以双tuǐ奔跑,尽一切机会锻炼。

    那青年虽中了一拳,但仍硬口道:“你这狗屁青湖帮,快滚!”说完,双手握住木桩,他大喝一声,一条5丈余长的粗大木桩被他一拨而出。

    那青年已知慕容天宇是奇人,便道:“我是离这百里的村落的人,正想过神武大陆谋生,却看到这桥断开,一问之下,才知青湖帮不允许他们修桥,要过桥,就得到上游坐船,但坐他们的船,一人100钱,马车1两,他们付不起,很多人便步行上游20余里的另一座桥,但这样不方便,刚好我又没盘缠,所以便搭了这木桩,打算挣足盘缠,便帮他们修好桥。但这青湖帮的人太可恶了!”

    慕容天宇笑道:“反正我也要过桥,要么这样,我也有点银子,你的盘缠我给吧,我们一起来修桥!”慕容天宇这么一说,围观的人都大声欢呼。

    慕容天宇会心地笑了。

    那些人大怒,其中一大汉跳落木桩上,连出数拳,猛攻那青年。慕容天宇见这人出拳如风,力道过人,显然已达武士大成。那青年明显不懂武艺,连连倒退,“轰”的一声,左肩中了一拳,整个人被打得伏在断桥上!

    慕容天宇望着这弯弯曲曲的大河,此时正是涨cháo之际,河水不断涌入深处,时而鱼儿冒泡,跃出水面。河边不少人在垂钓。正因为这条河,两岸的渔、农业发达,一片富饶迹象。

    圣灵大陆与神武大陆之间,一半相连,一半有一河之隔。而常平郡边缘以东,正是被一条河完全分隔。这河有30余丈宽,沿着常平郡往西深入,长达千余里。这条河给两岸带来生机,两岸相当富饶。人们每隔十余里便搭建一座木桥,以供行人及马车通行。

    看得围观的人都面面相拭,不敢相视。

    那至少得2千斤力以上,才能拨得动。

    慕容天宇沿河往西而行。慕容天宇能踏空而行,30余丈的河不算什么,但这里时而有农民及渔民出没,且多处有人垂钓,不便施展,所以他打算寻桥而过。

    青年用木桩横扫青湖帮的人,那人急忙后跃。此时,两岸围观的人都按奈不住,纷纷喝骂青湖帮的人。青湖帮的人见众怒难犯,喝道:“好小子,你等着!”说完,救起河中的同伴,急急脚离去。

    慕容天宇大受感动,分别在梁颖心及林静君的额头上亲了亲,道:“你们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而且回来之日,就是我实力大涨之时,你们要好好保重!”

    梁颖心也道:“没错,我也练功,相信到时能帮到宇哥哥的忙。”

    一想到与慕容天宇分开,二nv都不禁流出泪水!

    “臭小子!”那些人骂道,其中一人一跃而起,踏在竹棚上,长剑一出,将竹棚打散。!~!